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花忆前身  

2009-02-21 17:35:00|  分类: 闲情偶寄(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忆前身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一)
    很久没有在这么偏僻的地方逛过街了,而它离我所居住的更偏僻的旮旯还有十分钟的车程。印象中只有小学时候才看到过街边有穿戴奇特的人儿摆摊卖各种奇形怪状的药材和五光十色的药酒。
    终于有了一家电影院,而且是五块钱就可以看一场的电影院。
    好天气。这是换了工作后的第一个休息日。把时间打发在聆听阳光下的喧嚣里。
 
(二)
    转载同学的一些文字。
 
亲爱的安德烈(矮脚虎
    嗯,春节假期跟很多人聊天,慢慢就觉得,自己2008这一年过得太奢侈了──如果说浪掷光阴也能算是一种奢侈的话。这一年里,我最大的收获,是能够比较自如地阅读英文小说,能够离开字幕看英文电影和纪录片,能够听懂瑞士籍的老头在课堂上讲的90%,包括福柯是怎么帮他改论文的八卦,学会亲手培育一株脆弱的茶花,怎样恰如其分地喂饱两个人的肚子,还有夜夜看银河穿过苍穹,落日沉入大海。
    当然,总有那么些人会为我们这些懒汉写下“辩解”的话,比如龙应台写给儿子安德烈的信:
    “对我最重要的,安德烈,不是你是否有成就,而是你是否快乐。而在现代的生活架构里,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可能给你快乐?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你的工作是你觉得有意义的,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容许你去充分体验生活,你就比较可能是快乐的。至于金钱和名声,哪里是快乐的核心元素呢?假定说,横在你眼前的选择是到华尔街做银行经理或者到动物园做照顾狮子河马的管理员,而你是一个喜欢动物研究的人,我就完全不认为银行经理比较有成就,或者狮子河马的管理员‘平庸’。每天为钱的数字起伏而紧张而斗争,很可能不如每天给大象洗澡,给河马刷牙。”
    那么,容我这个毛姆小说里所说的“LOAF”暂且“如释重负”一下吧。

 
    不过真要做到实在困难。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我喜欢说话,因为我不靠这个挣钱;我喜欢踢球,但我不靠这个挣钱;我喜欢电影,我也不靠这个挣钱……成为动物饲养员,还会如以前一样喜欢动物吗。
 
two cups in Epicvre(She is me
    时间漫长而匆忙,所以即使心里很眷恋的地方,也很久没有去了,如epicvre,这个于我有很深情分很奇妙回忆的的地方。
    南边再来epicvre的时候,事仍在,人已非。菲律宾害羞小弟走了,如今的伙计是两位活泼多言的中国人,会给她多倒一倍量酒的alex是早已不在了,但即使是后来的eric也走了。但橙黄的色彩与一切的美味还在。她想象不同的人每天擦拭这些瓶子与杯子,定期换上新的酒单,在这些重复的动作中,所有人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他们不会见面,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是都曾有一个玻璃杯破碎或者一瓶新酒开启的声音贯穿了每个人的时光。
    我们曾在这里欢聚。
    亲爱的宝妮:你是否也曾回到这里。
    靠街的窗饰。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有一处地方仿佛等着你似的不会改变自我。人类进化得这样慢,总需要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时光,倘若回头一望什么都变了,我此刻又在哪里?
    吃的零零落落的cheese和酒,一篮又一篮的面包和老板赠送的松露巧克力。不会变的味道真好。
    人生来不急享受的欢乐,我们把它带在路上走。
 
three VALRHONA in Epicvre(She is me
    她走进Epicvre的时候,里头只有两个法国人和一个中国女人。可能是因为下雨,再加上有点儿晚了吧?她想。
    “你们还营业么?”她有点底气不足的问。
    “是啊是啊,你想要点儿什么?”
    “我看你最好来一杯茶,你看上去很low,不适合喝酒。”那位看上去如同电影上走下来的女士建议道。
    “嗯,好吧,我,我要一杯咖啡。”她想了想这样说,她可能需要清醒一点。
    老板很快给了她一杯黑咖啡,非常特别的是,他给了她满满一杯方糖。还有一杯清水。
    “请问,有甜的东西可以吃么?”她想起mingjie说的,当你难过的时候,就找点甜的东西吃。
    “我们有巧克力蛋糕还有……”中国女人继续说道。
    “我还有巧克力。”老板抱出一个装满小块VALRHONA的罐子。
    “我要巧克力!”她立刻不假思索的答道,这种口气让她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她还可以很直接地表达出自己所想要的,很直接的说:“我要XXX!”
    于是她得到了一块VALRHONA,很小的一块,她很小口、很小口的吃它,就好像这是世界上最后一块或者第一块巧克力。每吃一小口,她会要喝一口咖啡或者清水。清水很清,咖啡很浓,这真是好的组合。
    她想起自己糟糕的一切,it's just like Avril sings, everything is a mess.
    she asked a friend to come here, but the answer was that there was no subway now.
    oh, it's too late. she thought.
    “请问,有甜的牛奶吗?”she need sth keeping her calm。她突然想起,她很久没有喝过甜牛奶了。
    这个问题让三个主人面面相觑,老板又抱出那个罐子,好像抱出一个宝贝,“啊,你还想要巧克力?”这次他抓了两个给她。
    哈,好聪明的老板啊,她毫不客气地抓过来,微笑着道谢。
    她捏着两块巧克力在店堂里转悠起来,原来传说中的VALRHONA也并不天价,那个小铁盒子只要125,而纸包的就是70+了,挺好挺好,下次来买上一大块,嗯。她这么决定。
    她又坐下来,过去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一切向她一下子侵袭向她,几乎要把她击垮。
    “不要哭!”那个汉语不怎么象样的法国人这样告诫她,她遂举起清水,也向他致意。
    她看见外面开过一辆辆出租车,开过来开过去,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好像是有点儿太晚了啊。
    于是她结账走了。一杯咖啡加三块小小的VALRHONA才23块钱,oh,i will be back。突然她发现,其实老板一开始就给了她一杯方糖,而她一点儿也没有动它们。

 
(三)
    从网上买了十一本书,但因为网站的失误,多送了我两本。从朱天文的《花忆前身》开始看吧,最薄的一本。
    下班和周末,偶尔做高考题,万一我又失业且找不到工作,我只好去相关公司给别人补课:)偶尔看闲书,为编辑工作营造一个读书的氛围:)偶尔看公务员的辅导教材,这是今年的工作重心。
 
(四)
    出门前得知一个坏消息。F4成员中的蚊子,他的牛宝宝刚生下来就因为缺氧死掉了。以为这样的事情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或者发生在名人身上。和他不间断地上网和抽烟有关吗,和医生有关吗,还是只是偶然事件。或者,有一次吃火锅的时候,我说过,小孩难养,不如生下来弄死算了。一语成谶。《我们看海去》,英子说:“爸爸的花落了。”
    (2009.2.21)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