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忽然之间(续)  

2009-01-22 19:20:00|  分类: 朝花夕拾(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之间(续)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    和芳芳一起散步,从管理学院门口经过。冷清了很久的自行车出租生意有了些复苏的迹象,——虽然还在寒假,可今天的天气实在太好。
    男孩衣衫单薄,单车呼啸而过,衣襟间的袒露是青春欲望的彰显抑或暗示;后座的女生在狂野的疾驰中“安之若素”,时不时从男孩腰间的环抱里腾出一只手来,和风一起撩动自己的长发。交错时,他们分给我一些愉悦的寒冷;更多的时候,芳芳和我是从难得的冬日暖风中安静地路过,领口遮蔽着胸膛。
 
    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忽然地怀念起那个去到海莱教书的大学同学,那只矮矮的小肥羊,在我生日那天陪我骑单车穿行过整个城市的北部。我们一起踢球,一起翘课,一起买炒米粉加两个鸡蛋,一起打八十分,一起假装入门地翻看似懂非懂的艰深的专业书籍。
    怀念他,也是在怀念自己的大学时光;猜想他现在的生活、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更是在设想自己往后的生活还能有多少变化的可能性。希望找到旅途中有着共同体验的同伴,更想要超越现在的自己,至少希望有改变的可能。
    希望能在QQ上和他重新取得联系,希望今年的暑假我有时间去他工作的地方旅游一趟。看看他,看看自己。想到这里,有些期待,也有些莫名的沮丧。
 
    可今天天气真好,能从被子里闻到太阳的味道。
    (2009.1.22)





忽然之间
    中考之后的某天晚上,铁杆、地雷和我,到冬瓜家里唱卡拉OK,至今记得的只有《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好伤心,虽然当时自己并没有故事。高中听商业广播电台洲筠的“红豆点点情”,一篇文章的作者说了一段和这首歌有关的故事。于是我想起了曾经在冬瓜家里唱歌的故事。
    入夜后不能扰邻,只能打牌,那时候好像还没有80分和斗地主,其他能想到的玩法我们都试过至少一遍,输了的人要做俯卧撑。从小学开始就和邻居在过道打牌,十几年之后我们都到外地读书了;说实话打牌没有给我的记忆中留下什么特别的故事,印象中就是在打牌而已。大四毕业前一天晚上,室友们通宵打80分,直到大家一个个被送到火车站。于是我想起了曾经在冬瓜家里打牌的故事。
    我们本打算玩个通宵,但是支撑不住,我不承认自己睡着了,但他们都说听见了我打呼噜;凌晨五点,PS游戏厅还没有开门,我们像土匪一样撞门,直到老板不得不起床做生意;早上九点多回家的路上,我几乎是闭着眼睛在走。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和地雷一起玩PS,我们是常客,三块钱一小时,我们每次都可以用五块钱玩两小时。大学和好几个同学玩过PS,也有过通宵的经历,直到PC平台的WE迅速占领了市场。因为没有了相似的情境,于是直到我今天才忽然想起曾经和冬瓜们玩PS的故事。
    那天之后,仍然常和地雷一起玩,时不时能碰到铁杆,而冬瓜却是再也未见。
    (2006.12.21)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