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皓月冷千山  

2008-10-25 01:00:00|  分类: 韫玉生辉(他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皓月冷千山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    (ZXS和JP的婚纱照。今天,2008.11.15,在两江丽景举行婚典)
    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它有很强大的过滤功能。一些我们不愿提及的人和事,会随着时间之河的流淌慢慢沉潜,直到有一天我们真的再想不起;而一些我们很想记住的人和事,也会在追溯时变得模糊、不再清晰,只剩下些许零碎的片段。它们就如同散落在回忆里的一粒粒珍珠,我们没法找到一根线,将它们穿起来,连成一串美丽的项链;但我们可以任由它们散布,如同夜空中的繁星;虽然光亮微弱,但当我们感到寂寞和孤独的时候,会发现,回忆,足够让我们取暖。
    (2008.10.25)
心  属於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  属於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都是因为一路上  一路上
大雨曾经滂沱  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当我闭上眼  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  哪里有甚麽骆驼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没甚麽执着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後没有你也没有我
 
风  属於天的
我借来吹吹  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  属於谁的
我借来欣赏  却看到你的轮廓
都是因为一路上  一路上
大雨曾经滂沱  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当我闭上眼  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  哪里有甚麽骆驼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没甚麽执着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後没有你也没有我
    ——《百年孤寂》(王菲/林夕)
 
 
 
 
 
奇文共赏:
 
惘然记(She is me 11月13日
    前几天朱包组织小学同学聚会,参加者包括我小学四年级时候同桌大枣子,但时间不巧定在我要在单位值班的晚上。那天晚上他们在宏伊广场花天酒地,而我在空荡荡的两间办公室里穿梭,抄学习笔记,听耳边一架又一架飞机飞向不知道到什么方向。
    那天晚上许多事情堵住了胸口,不得不给明洁打电话。
    那天晚上很奇怪,没能睡好,平时晚上睡熟了是听不到飞机起飞的声音的,但不知何故一夜的功夫里似乎每一架飞机飞过都听得清清楚楚。仿佛满天星光那样清晰。
 
    收拾东西,居然收拾出大一的时候写给朱包而未寄出的信。我在msn上跟朱包说:我找出来八年前给你写的信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寄出去。朱包说:那就现在寄吧。
    那封信写在一本大本子里,本子有很美丽的封面,我想那时候我也许是想把它都用来写信给我分散在祖国各地的同学的。但从纸张消耗量来看,实际上只写了几封信就停止了。
    我记得大一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封信是写给朱包,那是一个暖和的冬天的下午,bluefish做了她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把被子搬到阳台上去晒,然后坐在椅子上靠着被子看书。我记得xuejing和我一样坐在桌子前面写信。hongbo坐在她的窗下看书。写了什么自然是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那个温暖的初冬的下午,几个简单的人,坐在潮湿的寝室里,空气中有清冷而微甜的气息。
    记忆里那些让我记住的片段,往往就是一些似乎和剧情没有关系的细节。
    我记得大一的冬天我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到曹阳邮政局取chris寄来的包裹,里面有很多德芙巧克力。我回去宿舍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是我那么那么地高兴。后街人潮拥挤,我奋力穿梭过去。我记得高中的时候cy有一天晚上拿着一个金属钥匙圈来找我聊天,然后把那个圈圈往我手指上一套说,笑嘻嘻的说:嫁给我吧。
 
    我翻看过去的那些本子。在一本现代汉语的笔记里,天头写了很多句子,比如说“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比如“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那些句子代表的岁月已经离我远去,但这些句子却将永远留在那里,在漫长的岁月里,被无数人在无数心情下引用,见证这个世界里无数渺小的悲欢离合和伤春悲秋。杜甫是对的,不废江河万古流。我会离开,而他们永远在。
 
    在图书馆里看一本《姜白石词校笺》,看到“荡湘云楚水,目极伤心”,忍不住发给bluefish看。诗词上我是没有悟性的人,很多诗句会打动我,但是我却很难搞懂它们是什么意思,只会被句子里的情绪控制。在某个月亮很大很圆的夜里,猛然间想起“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顿时天地间一片空白,白石这样说什么都要留一寸地步的人也会写出这样直白的话来,可见江湖客身不由己。
 
 
 
 
 
这一百年的月亮(子规独语
    过一两日就是中秋,素月分辉,朗照九州的中秋,再往后数天,到了十月一日,合阴历就是我外婆九十大寿的日子,家里人会替外婆好好庆祝一下。虽然年届九旬,外婆仍是精神矍铄,身板硬朗。她的勤劳朴实与善良正直是三代后人最好的模范。表哥的小孩已经从襁褓里的婴儿变成小男子汉,想到这个,我一如既往地希望将来家里能够五世同堂。
 
    我听外婆讲故事听了很多年。她的记忆无比清晰,可以追忆很多年前某一天的细节。在许多老人那里,这样过于清澈的记忆往往不甚可靠,因为人会在记忆里无形地保护自己,无意识地改变记忆;但是我相信外婆的版本,她在很多事情上的细节把握比我母亲还准确,比如要问亲族里谁谁的生日在哪一天,外婆的答案是最精准的。她给我唠叨几十年前的风物,巨细无遗,多年以后想来有一点年鉴派的风格。在我家的时候,外婆每天都会看看夕阳落山,这样她就能从云的形态上知晓来日的天气变化。有时残阳红红地朦胧在远远的山岗上,遮映着半天的疏落云霞,她说那叫西贝,那样明天就会下雨。
 
    我不敢细细地想像我的外婆真真切切地走在八十多年前巴蜀的村落,打量止水一般的生活,或者挎着提篮,摇曳过六十多年前的集市。反推诸己,我不敢指望我能见到属于我的2081,如我所言,我和自己珍爱的事物并不是永恒连接在一起的,几十年漫长的记忆只属于我个人,一般来讲,在2081之前我一定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生活过于恣睢,虽然喜怒不形于色,但是内心的波澜大起大落,不可能像外婆那样静心忍性。有很多次,外婆笑吟吟地说,外孙将来会赶外婆的寿的。但是我吃得活得百无禁忌,又无法平抑心灵深处的悲喜,这样就很难见到2081的太阳,这是无争的事实,冷峻的2081年冬天。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天然地崇拜永恒(诸如寻找永不磨损的玩具之类)。记得当母亲严肃地告诉我,所有的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丧气失落至极(这可以见得我天性上比较畏惧死亡)。我母亲说,任何人都不例外。但是她那时只是训斥我不切实际的想法(事实上在后来相当长的年月里,我一直祈祷自己能成为造化的漏网之鱼,不要长大),并没有给出鼓舞或者解脱的正解。这个心结直到后来才由我自己解脱。1981年前没有你,2081年后没有你,传统地讲,有两种办法可以令人正视这个僵硬突兀的线段,一是把它看作一条射线,“我们的事业与生命在我们之后得到延续。”这就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到种群中,关照的境界远了,达人们自然也就视死忽如归;二是彻底地破除生活的意义,一个存在的重要性被消解后它就不再是重要的存在。如何理解这个世界或许并不重要,因为大多数的人们到死都无法达成一致,又兼有鲁迅那样“死了依旧一个也不宽恕”的想法存世,流毒甚深。但我之所见,在于一个怕死的小孩最终消极理解并接受这一事实从而不再畏惧那必经之途,也不必害怕一切未知的广袤世界。
 
    有时我们难以抵御似真似幻的诱惑,又好像台维逊倒拿望远镜,把世界错看。如果相信机运相理之术,世间又会多几分眼泪。我也曾痛心地吻去女孩面颊的泪水,只因她伤于算命测字之说,料定我先于她多年辞世,那样我之后的世界就只有她一人迎向迟暮,一想及此,遂悲从中来。这和林觉民“意映亲亲如晤”里面的说法如出一辙。当时年少青衫薄,而今看来,圆缺之数自有天论,策马蓬山远,无雨亦无晴。即或一起携手到世界尽头的伴侣们,也免不了“总有一个人要先走”。送外公最后的一程,外婆没有去,但就事论事,伤逝恸心,天地间没有人的损失会大过她。
 
    公元2007,外婆静静地生活在回忆里,在我遥远的幼年记忆里,依旧保存着那些年她和外公的快乐时光,外公点着了烟斗,然后开玩笑般递给外婆。他们的屋子,乃是曾祖母营建,历经分家,屋檐下养育出三代人。我生命中最初的年月也在那幽静的处所中度过。那样的时光已永远死亡,因为几进斗室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太上忘情,最下者不及情,这一百年的月亮,有似于此。照见那个竹下砍笋的幼童,那时他砍掉了外公手植的新竹;照见那个背隅临窗的少年,那时他的苦闷几类维特;很多年以后,这同样的一轮红月还会一次次地和他相遇,和每一个小孩相遇。月圆千古,月缺千古,我说过,它总是这么温柔。想来八十多年前它的清辉也曾静静流泻在外婆的故乡。
 
    “何止于米,相期以茶”。念及这句古老的祝辞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我希望我不要忘了这份心情,因此写下上面的话。几百年前的归有光历数十年屡求功名而不得,一篇《项脊轩志》道出了一个家庭绵延多年的挚爱,我以为他已经收获了比功名更可贵的东西。但是它的最后一段作结,却让我每每读及便觉扼腕再三。我心痛地想,人们几百年来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林夕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