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好洋气的名字!  

2008-08-24 10:39:00|  分类: 朝花夕拾(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洋气的名字!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一)触觉
    以前有个朋友,取了个结构组织奇特的英文名字;看起来有点英法混血的感觉,很洋气。以前我总能很顺利地拼写出来,不是因为我英语学得好,而是因为我们关系很好;经常用,也喜欢用。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再也拼不出来了,虽然我依然能把它念出来。
    付诸语音的记忆也许能保存得更长久,但渐行渐远的陌生已经欺骗不了触碰键盘的指尖。
 
(二)嗅觉
    以前有个语文老师,喜欢用一种有点刺鼻的香水。每次开早会、做课间操,我都悄悄地跟在老师后面,为了闻一闻那股我当时好喜欢的味道。
    十年后,F4聚会,我在面包车上才又重新闻到了久违的香水味道,可我再努力也想不起那个老师的模样了。
    付诸嗅觉的记忆有时能和植入基因的深刻相媲美,但也和交错而过的生命轨迹相互眺望的距离成正比。
 
(三)味觉
    以前有两个人,如同歌流行歌里所唱,满街脚步突然静了,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这一刹我只需要一罐热茶吧,那味道似是什么都不紧要。阿贝说,我们不是因为饥馑,而是因为寂寞,而选择食物。专心吃东西的一刻,是在和食物交流,宛若拥抱。
    那酸酸甜甜的味道至今还记忆得鲜明,以至于每次无意想起时,我总想放声唱出那首娃哈哈果奶的主题曲,甜甜的、酸酸的、有营养、味道好……如同前次所说,从来没有留意到相对而坐的我们,每天都喝着不同颜色的饮料。其实那也是一种刻意的默契?
    付诸食物的记忆,一不小心,就像热茶一样滑进了心里。还记得是什么滋味吗?当然。以及用它们代替拥抱取暖时,喉咙“奋不顾失声”地忽略被灼伤的痕迹。
 
(四)视觉
    这个周没怎么看电影,只有一个《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之前其实看过许多次了,但是没有一次看完整过。电影频道放的时候,体育台正在直播菲尔普斯的游泳决赛。这是很艰难的抉择。于是我干脆背上书包上班去了,两个都没看。这是我始终如一的处事风格。
    今天早上7点多就自然醒了。一边QQ聊天,一边看完了这个电影。还是很喜欢蒂姆·伯顿的成人童话。从大学的时候听阿滕说《断头谷》开始。日渐腐朽的老灵魂,有时候真的需要一点点直射内心的阳光,好积聚一些勇往直前的力量。好像彼得·潘的旺卡,好像千寻的查理,也许比类似俞敏洪、马云等等所讲的成功哲学更动人吧。
 
(五)听觉
    在布拉格听Radio CRI,里面在放江美琪《那年的情书》。有一点点感触。所以要更新下空间,来纪念曾经那篇长达4000多字的情书。当然,这个只有彭美女知道,所以还是要保密哈。
 
    昨天还和一位“失散”多年的高中同学叙了叙旧。她讲自己和他在5.12地震后“倾城之恋”的故事,并不浪漫,但很温馨。很欣赏她谈吐间的淡定和从容,虽然她说内心其实还是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记忆中还有那只装着湛蓝海水和白布帆船的笔筒。只是小船也总有驶出港湾的一天。笔筒上的字我还记得,应该是——一帆风顺!
    (2008.8.24)
 
那年的情书(江美琪)
    手上青春还剩多少
    思念还有多少煎熬
    偶尔清洁用过的梳子
    留下了时光的线条
 
    你的世界但愿都好
    当我想起你的微笑
    无意重读那年的情书
    时光悠悠青春渐老
 
    回不去的那段相知相许美好
    都在发黄的信纸上闪耀
    那是青春诗句记号
    莫怪读了心还会跳
 
    你是否也还记得那一段美好
    也许写给你的信早扔掉
    这样才好曾少你的
    你已在别处都得到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