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偶尔打酱油  

2008-07-06 15: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尔打酱油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    傍晚骑车闲游,上坡下坡数次,腿脚疲累,口干舌燥,此后座无美女所常发症状。
    从花溪镇行至龙州湾,途经名曰“马匹”之串串香。马匹者,重庆言子儿中与“几把”休戚相关之粗口也。予甚奇之,急入而问焉。客喷饭大笑曰:“尔谬甚矣。此店Boss姓马,家中排行老四,故曰'马四'串串香。”予乃出,熟视之,果真“马四”也。大窘,欲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如破竹抱头鼠窜一窜了之。
    然当是之时,一容貌酷似佟掌柜之跑堂者笑招余复进而坐,谓余将以玉食美酒款待檀郎也。视其盈盈笑语、心波微荡,余亦随之心花怒放、喜不胜言。毛肚鸭肠耗儿鱼、麻辣牛肉小肥羊,复饮三瓶老山城,是已翻江倒海、酒酣饭饱矣。熟料内心却无端涌出阵阵凄凉,盖酒后之通病乎。
    戊子清明,余返乡,谋事业之周旋也。诚不曾想,境况、心气皆一落千丈,如今仍为所谓希望者辗转神伤。foot the bill之后,于丽影双双吵吵嚷嚷之滨江路上,打了一壶酱油;闻之,却一股醋酸味,予惑而不得其解。还请诸位看客勿笑:
    清明从北返,盛夏复居闲。
    日落花溪镇,酒醉龙州湾。
    双飞麻雀噪,彳亍沙鸥寒。
    莫怨不得志,技穷使枉然。
    (2008.7.6)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