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少年死亡·曾经以为·朱丹  

2008-05-01 20: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死亡183;曾经以为183;朱丹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    许多有关青春记忆和成长故事的日本电影,最终都会走向少年死亡这个结局。或至少,在梦醒之前夭折,在青涩时光中窒息而死,是必不可少的构成元素。
    它们虽是早已能预料到的事实,但又会在慢条斯理却弹无虚发地将你击中的那一刻,变幻得如此猝不及防。
    你已搁浅在某个角落里的坚强,已经褪去光泽的无比倔强,溺在水中,再也发不出一丝声响。
 
    日本人偏执得很厉害,骨子里的阴郁一定要铺上一层明媚,恒久的温暖背后必定饱含更深的绝望。再加上一点点的俗套,便能赚取无数人的眼泪,唤起你记忆中的或曾幻想过要拥有的少年时光。
    俗套的模式,曾在早些韩国的电视电影里被发扬光大。但韩国人更肤浅更善良。你被死亡感动,却觉得生命似乎充满了阳光。
    而日本人特有的执拗,亦可说变态,却是其他民族学不来的。台湾的成长题材电影里也有类似的残酷,以及在烈日下也会变得腐糜的青春,可毕竟很少追求dying in the sun的境界。
 
    看来,青春的消亡、成长的残忍等等,给日本人留下的记忆褶痕,比我们——更加懂得妥协、世故,也更加习惯遗忘的中华民族——要深刻得多。我们挂在嘴边的念念不忘、刻骨铭心,在他们面前显得那么的幼稚、矫情和虚伪。
    也许,只有用破碎来宣告绚烂,用死亡来对抗遗忘,才能为永不向成人逻辑屈服、永不向现实世界妥协的心,寻找到一块精神的圣地。
    无论有多么困难,都要有坚持下去的勇气;无论多么虚妄,都不要放弃希望。如果某天你发现我们停止了,那只有一种可能——我们的生命结束了。
 
    而在日本的这类电影里,死亡都来得太残忍太粗暴。也许,即使偏激执着如他们,也认为反抗是徒劳的吧。多么让人丧气的现实,多么无奈的长大。
    唯有死亡,才能让时间停住。或许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保全自己的梦吧,让自己不用长大,不用向世间所有的规则妥协。
    死亡,只是一个隐喻罢了。那是心死了,梦碎了,青春散场了,我们长大了。
    而另一个声音却从未真正消失,它来自死者,来自甘愿用死亡来对抗绝望的勇者。
    于是,总有一些人,不屈地站在生与死的切割线上,向我们昭示着生命应有的单纯的力量,也用艺术的形式祭奠、缅怀着我们烟消云散的青春。
    (2008.5.1)
 
------------------------------------------------------------
    P.S.近段时间生活上有了一些调整,除了日本青春、成长题材的电影外,只看了几个电影:《左右》《黄石的孩子》《功夫之王》《鸠占雀巢》《追风筝的人》和《立春》。
    值得一提的是《追风筝的人》和《立春》,其他基本上乏善可陈。《追》很曲折很感人,但稍有画蛇添足的感觉;以及站在不同的立场上(比如穆斯林、西方发达国家、中立),对主题会有不同的理解。《立春》的原版本和国内公映版本好像有不小的差别,但是和《孔雀》《大耳朵有福》一样,比较夸张比较戏剧化。除主色调的残酷和悲悯之外,王彩玲这个人带给我不小的震撼;不管真实与否,不管夸张的程度有多大,不可否认的是,社会上有太多像王彩玲一样的小人物了。清高,源于性格上的自负,源于对自己和社会缺乏足够清醒的认识;欺骗,用于掩藏所剩无几的可怜的自尊。每个人的生命最终都是要作妥协的,没有多少天才可以为所欲为;不同的在于妥协程度的大小——这是由太多主客观因素决定的,也有很多运气成分。实在想不通的时候,就像王彩玲那样想,人至少比动物幸福多了:)
    这个五一节比往常要短一些,加上亲戚朋友们来我家作客(吃饭、打牌、吹牛),所以这不再会是一个与电影为伍的节日了。去年的五一节,看了几个电影,有新知,也有重温。本想写一个“旅游系列”来玩,不过终于没有耐心完成。有几篇残稿,在这里
——《“五·一”旅游全攻略 》
    (2008.5.1)
 
--------------------------------------------------
五月二日
    《潜水钟与蝴蝶》《深海长眠》。前者比较泛泛,浮光掠影;所谓主人公在患病期间想象力丰富、思想天马行空,都只是噱头,影片根本没有展现出任何一个可以抓人心之处。光影迷离,但十分肤浅。
    后者温婉细致,感人至深。让我震惊的是,故事一面制造着生的喜悦和活的意义(比如亲戚的关爱、朋友的真挚),一面却坚定着主人公必定赴死的信念。有点庄子的意思,无限大的鲲鹏,只是为了衬托更大的“无”;所有生存的快乐,也只是为了反衬出主人公内心里更大的痛苦。许多人真心想帮助他,但是却无法抵达他心灵的最深处;因为没有经历他那样的遭遇,就根本无法体会他内心的没落。
    关于生死的问题,不仅在那些文学、影视作品中才有,我们经常听说、看到,甚至它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身上)。濒临死亡的人,会想些什么?已经身患癌症,随时可能死去,他们又会怎么理解生存和死亡的真谛?
    儿时看过一部电影,名字早已经忘了,但有一个情节记忆犹新。大概是一个监狱里的被判死刑的囚犯们,即将被枪决。而有犯人通过某种手段,将监狱外的铁丝网给捣毁了。而铁丝网后面,还有一片不知深浅的地雷阵。他们可以选择冲过去,运气好就获得自由,运气不好就被地雷炸死;他们也可以选择无动于衷,等待不久后被枪决。当然,结果是有人成功逃生了,有人不幸被地雷炸死,也有人不敢赌上一把,只坐在原地。
    小时候我曾恶俗地想,为什么不等某些先锋们先冲过去,把地雷全部引爆之后再逃生呢。或者注意观察某些人的路线,然后顺着那些成功逃离的人的脚步跑出去。我确实是很幼稚的。虽然现在我也不清楚生死的意义,但我能偶尔感知到,人真的处在生死边缘的那一刻时,会和平时有多大的不同。
    (2008.5.2)
--------------------------------------------
曾经以为
    突然想到一个故事。
    HT:“我已经辞职了,下周就要回青海。回去之前,我想再见你一面。我要把第一次给你。”
    C:“你在开玩笑。我不会相信你。”
    HT:“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C:“我只是告诉自己,我不会相信你。”
    HT:“如果没有见到你,我就会去死。”
    ——————————————————————————
    单位的小J换了新女友。我们都说这个比以前那个更漂亮更和气。小J说其实爱她更深。虽然她只是轻轨站上的售票员,虽然她也并不漂亮。小J还因为分手而用刀割伤自己,但没有割腕自杀。
    ——————————————————————————
    曾经,C真的以为会有人愿意为他放下所有的尊严,甚至丢开生命。后来他才知道,世界上并没有这样可歌可泣的爱情。
    但也许,他对她的感情也没有预想中的浓烈。
    也许,他还太没有资格去拥有别人的爱情。他身上到底有什么优点呢,他凭什么还要去奢求别人。
    (2008.5.3)
 
--------------------------------------------------
    最近在朋友的推荐下,看了一档比较幼稚的娱乐节目——浙江电视台的《我爱记歌词》。其实节目质量也还是将就,就是男主持人比较不好。
    在这里要重点提到的是女主持人,朱丹(猪猪)。
少年死亡183;曾经以为183;朱丹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少年死亡183;曾经以为183;朱丹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    长得不错啊,就是已经嫁人了。其实她有点像中央台的经纬,以及阿雅。不过从她现在的实力和主持节目的类型来说,走阿雅的路线比较合适。
    关心一下她,是因为她和我同岁(属鸡),而且和我一个星座。怪不得第一眼看到她就有点点喜欢,呵呵。
    (2008.5.4)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