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挺浪漫的事  

2008-12-05 21:04:00|  分类: 闲情偶寄(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挺浪漫的事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    第一次在感恩节收到礼物。虽然我向来是不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别人的,但我仍感觉像是被一个强壮的拳击手轻易地击倒在地,然后他送上一个杏仁般的微笑表示歉意。事实上我还是感激和愧疚的,但也有很多的心酸和自卑。
    2008年的经历一点都不精彩,什么都没得到。带着这样的遗憾,下班坐车到了建设医院,走那条家属区的曲折小径,回忆那个模仿别人写“细雨湿流光”的冬天。可今天的冷风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是个特没情调的人,不过偶尔也会心血来潮做一些自认为挺浪漫的事情。如果小说的结局安排了两人重逢,不知道他们是否都还足够年轻。
    过了一个最难熬的春天,考研的复习计划因为年龄的缘故无法再执行;事实上是因为我不得不面对现实,而考研再也成为不了逃避的借口。之后WS的婚礼重新聚集了F4,四个小混混又逍遥了几个月,中途也曾有过当老板的宏伟构思。
    暑假前来到了FJW,时间很短。但那个渐渐模糊的午夜,曾经真实地感受过些什么,它该成为一场并非多余的梦。之后就到了庆泰,听来像药房名字的一幢写字楼,认识了一帮兄弟姐妹。周年庆后做了一个不太符合自己本意的决定,以至于每次回想,总要拿《天堂电影院》来安慰自己。
    圣诞节应该会有不少人跟我一起过。元旦节应该有更多人。不过这些都不是属于我的节日。除了年龄之外,我还没有太多归属感。
    本以为2008会风生水起荡气回肠,不过2008年的经历一点都不精彩,什么都没得到。带着这样的遗憾,提前总结我的2008;我怕之后的一些可能出现的变故会让我没有心情写博客。
    另外,终于看了意大利版的《邮差》(《Il.Postino》)。如此的主旋律、如此的意识形态,却也如此感人。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比较敏感,于是在看到马里莫漫步海滩时、聂鲁达与马里莫拥抱时、聂鲁达重回意大利时,眼眶竟变得湿润。
    其实2008还有一些事情,比如芳芳的年龄超过了我,重新和ZXS取得了联系,和爽爽妹妹做了一起去看熊猫的约定。还在心里做了有关另一些事情的决定。有些话题,是可以用来虚荣的。
    (2008.12.05)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智利】聂鲁达)
 
比如写:“夜晚繁星满天,
蓝色的星星在远处打着寒战。”
夜风在天空中回荡和歌唱。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从前我爱过她, 她有时也爱过我。
在那些今宵似的良夜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在无边的天空下,一遍一遍地亲吻。
从前她爱过我,有时我也爱过她。
她那双出神的大眼睛叫我怎么能够不喜欢。
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
想到我失去了伊人,感到她已离去。
我倾听着辽阔的夜,失去她而更加辽阔的夜。
诗句跌落在心里仿佛露水降落在草地。
我的爱情未能把她留住那有什么关系。
夜晚星斗满天,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这就是一切,有人在远方歌唱。在远方。
失去了她,我心灵中一片惆怅。
仿佛为了走近她,我的目光把她寻找。
我的心在寻找,而她没有和我在一起。
同样的夜晚,依然是那些绿树披着银装。
我们,当时的情侣,此刻已不再一样。
不错,我不再爱她,但我对她曾何等迷恋。
我的声音曾寻找清风,好随之传到她的身边。
别人的了。她将属于别人。就像从前属于我的双唇。
她的声音,她那明净的身体,那深邃的眼睛。
是的,我已不再爱她,但也许我还爱她。
相爱是那么短暂,负心却如此久长。
因为在那些今宵似的良夜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失去了她,我心灵中一片惆怅。
虽然这是她带给我的最后的痛苦,
而这些也许就是我写给她的最后的诗句。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智利】聂鲁达)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比如写下:"夜空布满了星辰,
发蓝的群星在远方抖颤。"
夜间的风在空中盘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我爱过她,有时她也爱过我。
许多像今天的夜晚,我把她搂在怀中。
在无边的天空下,我无数次地吻过她。
她爱过我,有时我也爱过她。
怎么没爱上她那专注的大眼睛呢。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想想我已经没有了她,失去她我会难过。
我感到夜空漫漫,没有她更加漫漫。
诗歌落到心田犹如露水落到草原。
我的爱不能留住她又有何妨。
夜空布满星群,她已不在我身旁。
这就是一切。远方有人在歌唱。在远方。
失去了她,我打心底里不痛快。不痛快。
似乎是为了接近她,我的目光在寻找她。
我的心在寻找她,可她已不在我的身旁。
同是今宵使得同样的树木泛出白光。
我俩,同是我俩,已不再是同样的我俩。
的确,我已经不再爱她,可是我曾经多么爱她哟。
我的心声在寻找着和风,为的是能吹进她的耳中。
属于别人,她将属于别人。如同在我亲吻之前。
她的声音,她那鲜亮的身躯。她那不可测的眼睛。
的确,我已经不再爱她,可是说不定我还喜欢她。
爱情是如此短暂,可是负情却如此长久。
因为像今天这样的夜晚,我曾经把她搂在怀中。
失去她,我打心底里不痛快。不痛快。
尽管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让我痛苦。
尽管这或许是我为她写下的最后的歌。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