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卧虎藏龙》——六年后的小感想  

2007-06-06 01: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一在学校老科技楼下看《卧虎藏龙》,没有看懂;周围舆论都说拍得不好。当时主要还是因为身在大学的缘故,大家都希望自己有学术眼光和钻研精神,所以看问题会比较迂腐刻意;加上当时的丽娃河还不算堕落得很厉害,小青年们颇有些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味道。后来老科技楼拆了,除了影视班的同学外,没有谁再议论这部电影。
    几年后同样无知,不过能看懂电影了。感觉《卧虎藏龙》其实是一部不错的电影。至于为什么西方人这么喜欢,恐怕也只有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去遐想了。


    看到过一个观点,说中国的文学批评还比较落后,往往二流作家得一流名声,一流作家却只得二流口碑;前者比如徐志摩,后者比如穆旦。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样的结论,因为他举出的例子有些主观偏见。然而这种思考是有趣的,而且这样的现象也应该存在。的确中国人太多,主见不强,民主、自由也不健全,加上信息垄断、意识形态独裁赫然存在,我们获得道德判断、价值判断的渠道其实就是被一小撮人掌控着。所以如果他们的判断出了问题,大众的认识也就有了偏见。影响评价的除了文化知识以外,也有立场、时代、政治原因,以及上述话语权的问题。
    正好我也是一个偏激的人,我也补充几个事例吧。二流陈凯歌得了一流名声,一流王度庐只得二流口碑;而李安,其实还是名副其实的。


    徐克的武侠,成就最大的是性灵派,空灵飘忽,哲思玄妙。拍还珠楼主一类,他是最合适的导演;而他的创造性更在于能把金庸也新编得朦胧缥缈。他的弱点一是处理大的主题时太过隐讳,有时一笔带过而缺少渲染,就像写作文天马行空才思敏捷但不喜欢应制的去点睛,这是叙述解构的问题;而且武侠世界过于玄妙,个性色彩太浓重、太东方化,不太看武侠小说的中国人恐怕不易接受,他们喜欢金庸重历史感和重传统主流文化的类型,西方观众当然就更不能进入徐克的武侠世界了。
    李安的《卧虎藏龙》或许正是把武侠世界中好讲的一部分讲给了西方观众,他们看懂了,而且觉得很有趣。


    武侠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谁也不能说自己懂了武侠的全部,只能说有自己所理解的一种武侠境界;一部电影更不可能把中国文化全盘深入的讲出来,只能选取其中的局部呈现给观众。
    以文学现代化为立场,武侠小说也经历现代化的转变,“侠”不能处在一个太独立的空间,它要更多的与现实产生摩擦。故事的时代还是在古代,但环境、人物已经有了符合读者现代性价值观的印记。而猜想西方观众,或许他们更希望看到,面对有着现实隐喻(甚至是一一对应)的“武侠”世界(其实就是现实世界),侠所采取的和今人不同的策略以及背后所包涵的哲学思想。


    《卧虎藏龙》,或者说王度庐的“鹤——铁”系列,中国人看重的是“悲情武侠”,而西方人看重的是“社会武侠”。这就是决定导演拍摄的关节点了。
    毫无疑问,王度庐是悲情武侠的集大成者。爱情的悲剧充满者宿命的挣扎和人性的深度。孟思昭死去之后,李慕白和俞秀莲的结合没有了任何的外部阻碍,然而他们内心背负的道德、伦理十字架太过沉重,最终,“情”被伦理、道义压抑,被“侠”的牺牲精神和孤寂感粉碎。
    玉娇龙和罗小虎的悲剧更加撕心裂肺,有着深刻的社会悲剧、命运悲剧、性格悲剧。


    而电影其实回避了这些悲情的因素,或者说淡化了、雅化了;“情”的因素得到制约,李慕白和俞秀莲内心的痛苦压抑不是表现的着力点。他们身上“侠”的牺牲精神和孤寂感洗涤了悲情之后虽不再催人泪下,但略显哀婉的果决却向观众隐喻出一个舍生取义、精神博大的武侠世界。当然不知道西方人有没有解读出一种麻木和落后、一种在时代背景和道德伦理下对爱对自我追求的放弃抗争甚至对抗争的不自觉。
    除此之外,“侠”的为人处事的精神屡次在电影中被触及。侠义、领悟、宽容、寻找自我、拯救……当然对武侠中“武”的直观展现也是相当成功的。打斗场面不像《夜宴》一样太做作太舞蹈化,不像张艺谋电影里面表现得太结实有些吃不消,也没有徐克那样玄幻飘忽。很轻盈、有趣味性、不血腥,而且很重意境。这种意境比徐克的直白,比张艺谋、冯小刚的轻巧。


    钱理群在讲李广田(可能记错人了)小说的时候,说他的小说在翻译成日语后引起当地中国留学生的震动。细看这句话是有问题的。中国留学生去了日本就不会看中文了吗,为什么要等翻译成日语之后才震动。那么很容易推知这句话里面的潜台词,即翻译成日语之后日本人轰动了,中国留学生们才注意到这本小说,于是才有所触动。
    在今天,这其实是一种很普遍的文化现象。即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性别的人看待同样的问题,理解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当年中国人说《卧虎藏龙》不好它偏偏得到美国肯定,为什么《越狱》在美国排行榜跌出前五名在中国却受到最大欢迎,为什么在中国人看来余华的小说并不是国内最优秀的但却是外国人眼里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呢……
    话说开去,有些问题的产生的确是因为彼此文化、立场的不同,但扪心自问又有多少人不是人云亦云、盲目追逐西方时尚呢。或许我们还没有充分理解它,或者并不认为它好,但西方人说好,那么我们就说好,这绝对是要不得的。我想说的就是《断背山》,我想说它好是无可厚非,但看见许多人说得那么煽情那么有文化底蕴,我就觉得太假,有些言过其实。因为这是文化问题,而且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价值观差异(由经济、政治、文化等因素决定了)在根上是很难改变的,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


    欣赏艺术作品,不论国籍、年龄,都会有阅读期待和前理解。中国大众读者看武侠很少会去看文化,那是学术研究的东西,与我无关,我们看重的是“武”“侠”“情”的直观展现,在文化上没有理解障碍之后我们就会把目光放在细小的东西上,或者说我们会显得俗一点。
    而猜想外国人看武侠就会注意我们的武侠文化。而文化这个东西其实是比较虚的,导演要做的,就是把它浅显的放在台面上,让外国人去触碰得到。
    好比中国人就“侠”作为话题展开联想,可能会说与“侠”的精神相关的书、人、事迹。而外国人可能就会就“侠”这个字及一些文化概念本身进行一番探讨。当然这只是猜测。
    我自己的话,我其实很喜欢《黄飞鸿》《方世玉》系列,那打斗真实精彩。但这个可能就太实,不如李安的电影讨巧。喜欢徐克的《蜀山剑侠》《笑傲江湖》系列,但是这样的电影结构太草率太随性,武侠世界过于飘逸,难登“大雅”之堂(打上引号,表示需要西装革履及打上文化头衔的场所)。


    当然李安的《卧虎藏龙》不止是聪明,在今天看来,电影的各个场面、武侠意境确实比大陆的大片好很多,雕饰显得不那么刻意,也不那么结实沉重得过头。所展现的武侠世界的其中一角也是十分清晰透彻的,面面俱到不可能,当然也不能像原著一样太过悲情和宿命。
    说话越来越罗嗦,不知道怎么收尾,还在喋喋不休。就此打“伞U馐橇甓嘁院笤倏础段曰⒉亓返母邢搿2磺笞既罚皇窍朊植沟笔钡目瞻祝选


    (2007.1.17)
 
评论(4)┆引用┆阅读(190)┆圈子┆编辑┆打印┆有奖举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