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K歌之王·穿裙子的季节  

2007-06-06 01: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一)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
    小时候,会因为喜欢一个明星而喜欢上自己身边和他相似的同学;长大以后,会因为喜欢身边的一个相识而喜欢上一个和他相似的明星。妹妹小时候喜欢张信哲,于是喜欢上了一个长得有点像他的帅哥;高中同学喜欢自己的语文老师,于是喜欢上了和他长得有点像的歌手苏永康。
    小时候,我们听音乐时会在脑子里幻想出许多缠绵悱恻庸俗不堪千篇一律但总能打动自己的爱情画面;长大以后,我们会因为要回忆一段往事回忆一个人回忆一段时光而去听一首老歌。就像现在,为了那些和脚踏车有关的人们,我会不断去听《后来》。


    老同学听苏永康的歌而感动,想必是因为她的男人做得还不够好。我在练歌房唱齐秦的《悬崖》,自己也会激动得一塌糊涂。
    我不是一个只会说自己感伤说别人流泪的歇斯底里的家伙,只是我愿意在日记里记录下这些点滴。我享受欢乐,但记录泪水。和同学一起踢球的艳阳,和同事一起喝酒的喧嚣,和朋友一起看球赛的凌晨,和家人一起旅行的温馨……我不需要把它们写下来,因为没有什么好写的。如果非要给这些快乐加上一个前缀的话,那还是快乐。(事实上,韩愈很早就说过,人世间快乐的事情写不出好文章,只有忧愤深广的惆怅,才能流传千古。)


    这个同学就是前面所说的因为喜欢语文老师而喜欢上苏永康的可爱女生。她有很好的家境,有美丽的容貌,有聪明的头脑,但她比很多条件不如她的人更认真更执着的生活。我怀念她,是因为某个夜晚她羞怯的对我说她喜欢语文,但是只看过福尔摩斯的探案全集;而对话过程中,我则理直气壮得多,我说自己什么也没有看过,因为我不喜欢语文。有时候交谈的尴尬不一定意味着结束。
    她考研失败过,也和男友吵闹过,但她仍然安心的工作,对生活充满了期待。她说,每次清晨醒来都会告诉自己这是新的一天,要抛开所有烦恼,快乐的去迎接日出。


    电视里苏永康正在唱这首《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他的声音真的很有魅力;而以前,我只是注意到他并不好看的外表。之后去KTV唱歌,才有了让自己陷入自我陶醉的一幕。说实话,我真的没有认出站在天桥下的女生就是她。我们似乎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唱歌,无非是一种缅怀罢了;因为我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故事。大家坐在一起,可以交流情绪,但无法讲述和倾听彼此的故事;也许时间让真与假的界限变得模糊,而相似的体会却保存了下来。
    明天,我们的身影又将淹没在人潮当中,没有谁会注意到如此平凡的我们。这样的感觉其实也挺好,每一个人都怀揣着自己的期待或者回忆走在路上。


(二)穿裙子的季节
    听这首歌的时候还相当迷恋谢雨欣。上海电视台重播《将爱情进行到底》,室友们做完家教,冒着横尸街头的危险,飞快地骑单车赶回来看“陌楣适隆:罄赐蝗挥幸惶欤∫阃Щ腥淮笪虻厮担颐堑蹦暾鎀MD幼稚,居然喜欢这样滥俗的电视剧。
    《飞天舞》特别火的时候,辉哥、我,还有一帮女生去看金喜善,她站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觉得她真漂亮;后来《武林外传》出来了,发现她怎么长得这么像我们家佟掌柜啊。《穿裙子的季节》里面用到了类似箫一类的乐器吧,听间奏的时候,脑海里总是出现初秋月光下一个日本武士穿着拖鞋手持大刀的画面,其实还挺凄美的;这和《飞天舞》的意境相似极了。
    “白色的拖鞋白色的月,心跳的少年窗外的夜,微微的动静是月下的歌,在眠与不眠之间。静静的云朵远远的天,清凉的笑脸挡住双眼,一扇焦急的窗刚要打开,草帽让风吹远。穿裙子的季节要过去,要被无奈的秋风吹进尘封的往事里。穿裙子的季节在哭泣,等待重重的背景,留在”〉娜占抢铩_sina_#8221_word__


    阳光下飘来飘去的一层层薄纱,优雅而轻佻地撩拨男人的心弦,它们五光十色、含而不露,它们扑朔迷离、欲盖弥彰。
    路将好景匆匆过,枯坐闲潭梦落花;野芳渐欲迷人眼,花好月圆共今宵。
    “山下一群鹅,嘘声赶落河;落河捉鹅医肚饿,不如回家玩老婆。”
    这就是所谓YY吧。鲁迅的《肥皂》说的就是这个。传说它是根据弗洛伊德的“性压抑”原理而创作出来的。把文章主题通俗地解释一下就是:男人看到外边的野花,压抑不了内心的情欲,只有回家将自己老婆作为春洪排遣的对象。郁达夫的《沉沦》也是讲留学生们的YY,作者最后还喊出了性压抑的男人们的心声:“中国,你什么时候才能强大起来呀!”


    读高中时,一个女同学的老爸十分好色,经常扛着摄影机到街上拍美女。骚首弄姿,街边拥吻,回眸一笑,含羞掩面……应有尽有。拍完后他回家和自己女儿一起欣赏。
    还有,“露”已经不再是女人的专利。刘德华开演唱会的时候露一下肚脐,现场的女观众发疯似的嚎叫;谢霆锋脱件衣服,女歌迷口水潺潺,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去。倒是不少男孩子比较害臊,会在夏天感到不自在。
    总的来说时代不同了,人们的思想意识都比较开放,大家都可以随意的表达自己的欲望;只不过表达的方式有优劣之分,说好了是艺术,说差了就是好色。比如“花痴”可以说得像郑愁予《错误》那样温婉动人,缺乏成就感也可以说得像《白衣飘飘的年代》那样煞有介事。
    而且很多时候,真实与世俗只有一步之遥;虚伪和浪漫也只是一念之差;这要看你怎么去把握,怎么为自己粉饰;也要看那些媚俗的人怎么来看待,怎么自欺欺人。
    而现在,穿裙子的季节才刚刚开始。


    (2007.5.21)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