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恶搞黄健翔,《南方周末》让我很愤怒!  

2007-06-06 01:18:00|  分类: 八度空间(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黄健翔的各种炒作我本来不关心,因为作为假球迷,作为黄健翔的粉丝,我是绝对尊重他理解他也支持他的。记者为了混饭吃,炒作一番也是值得同情和怜悯的。只是没有想到《南方周末》也在这个“八卦时代”不甘寂寞,不能“傲然独立”,反而墙倒众人推,也在恶意炒作中分一杯羹,实在很让人伤心。我从高二的时候开始看《南方周末》,因为它取材真实有说服力,逻辑严密分析客观而吸引了读者。但是在文章《狷狂黄健翔》中,我没有看到客观和冷静,没有看到一个知名媒体所应该有的公正立场和对工作兢兢业业的态度;在没有调查就发表见解的蛮横行为中、在带有强烈个人偏见的言辞中、在自以为是的纯主观论述中、在不尊重事实先入为主的欺骗中、在完全为了自圆其说而罗列的不可信材料中,你不仅伤了读者的心,不仅砸掉了自己的招牌,你更是让金钱、成名的欲望吞噬了自己的良心,你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侮辱人民的智商,你无凭、无据、无情,你无才、无德、无能,你让中国人因为有这样的报纸而感到耻辱。“你就不怕遭报应啊?!”
 
  黄健翔在1996年解说欧锦赛时突然走红。他的一名同事说,“之所以被大家捧红,被大家传颂,是因为他第一次能够声嘶力竭地喊出比尔·霍夫,喊出那些人的名字,能够表现出作为一个中国解说员的热情。”
    ——首先,什么叫“突然走红”?如果你懂体育,你真的关注过体育解说,你就知道,这项工作是不可能突然走红的;甚至就连人们常说演艺圈有人“一夜成名”也有待商榷,况且幸运者只是少数。记者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怀疑你也许有这样的潜意识心态,想通过这篇不切实际的报导引起争论,这样你就可以“突然走红”。
    其次,黄健翔并不是在这届欧锦赛出名的。我不是球迷,但我很早就听他的解说,他也是从解说一些低级别比赛开始慢慢出成绩的。如果真要说他走红,最迟也是96年3月解说国奥队和韩国国奥队的比赛。96年3月21日,戚务生以主教练的身份率领国奥队以0:3惨败于韩国国奥队,在打平就能冲进奥运会足球比赛决赛圈的有利形势下最终仅列小组第三名,未能获得出线权。当时黄建翔言语中无不透出沮丧和失望,这感染了电视机前的广大同样沮丧、失望的球迷,连我妈妈也差点流下眼泪。之后黄健翔向全国球迷公开道歉,为自己情绪失控懊悔。这件事情反倒让黄健翔有了更多的“名气”;也正是他解说的专业性强和具有很强感染力才让他有机会解说96年欧锦赛。我如此繁复的述说这件事情,是想证明黄健翔出名不是“突然”,也不是在96年欧锦赛,记者根本就不懂足球,没有仔细了解情况,简直信口开河!
    最后,黄健翔一名同事的话,不用说是球迷,就是普通人也知道是在开玩笑。难道声嘶力竭的喊出比尔·霍夫等人的名字,就表现出热情了?这样就会被捧红?如果同事真的这么认为,只能说明他是嫉妒黄健翔。但很明显这是玩笑。而记者居然堂而皇之的引用来作为论据(因为你写文章的口气很正经,不像是在开玩笑),也许说明你智力水平有问题,或者就是你在采访前收集资料太少,随便用这个来搪塞;亦或者你没有归纳整理信息,达到去粗取精的业务能力。虽然中国的记者普遍让人失望,但你作为《南方周末》的记者,居然作出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心寒。我承认记者也是人,但是你不能做出这样不是人的事情。

    《足球》报资深记者李承鹏的赞誉也许有着某种夸张:“和黄健翔同时代说球是悲哀的。”而同为朋友,足球评论员董路的评判则相对保守些:“只是因为央视在特定的时期,没有一个人比他强。”
    “我就是行业标准。”这是广为人知的、黄健翔用于自诩的话。自信、自我,正如他的新书所展示的,一张占据了整个封面的大脸庞,“像男人那样去战斗”,“战斗”两个字是经过放大处理的,挑畔,惹眼。
    ——记者写这些话的目的不是想表明黄健翔解说足球有多厉害,而是想暗示黄健翔在得到广泛好评后自我膨胀,为记者下文接着论述黄健翔“自我”、“骄傲”做好铺垫,自圆其说。
    如果说话的内容相同,但是换做不同的语气,效果是不同的。好比和爱人甜蜜的说我“真想杀死你”,是表明想完全占有对方;但如果凶恶的说“真想杀死你”,也许就是感情纠纷后失了理智,不及时调节后果很难讲。李承鹏、董路的话过分夸大了事实,黄健翔自己的话也是玩笑话,记者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话作为论据?为什么不广泛采集球迷的见解,不引用一些公允的评价?
    “'战斗'两个字是经过放大处理的,挑畔,惹眼。”这更是煞有介事,无端生有,刻意做作,把小事说成大事,生怕事情搞不大。好比我说前面一段话之前加上这样的内容:“法国小说家里布尔卡说,古典小说是对冒险的叙事,现代小说是对叙事的冒险;同时文学理论告诉我们接受美学有极大的合理性。由此可见在当今社会,表达同样的内容但采用不同的叙述策略会达到不同的效果。”这不摆明了是在“炒作”、装腔作势吗?谁不会装腔作势。《南方周末》的记者不搜集更有说服力的证据,而用一些溢美之词和玩笑语言来作论据,岂不是和新浪博客一样,无事生非、纯属炒作吗?

    作为名人他尽量友好。他几次提醒本报记者去看他的书。是的,他尽量真诚了,尽量坦诚了……
    ——就凭这三个“尽量”,就已经看出记者内心的偏见!很明显,你根本就不认为黄健翔会坦诚,你心里一开始就将别人想象得虚伪。有这样的心态,怎么能真正去了解实情!恐怕在你采访前这篇虚构的文章其实就已经写好了。你写的不是报道,而是小说!
    喜爱黄健翔的人都知道他以不避讳、敢说话、讲真话而得到观众的认可;就算你不认为黄健翔坦诚也可以,你也犯不着用三个“尽量”向那些不知情的读者暗示黄健翔其实不太“友好”“真诚”“坦诚”吧。你这不是用带有主观色彩的言辞误导读者吗?
    其次,在后文中记者讽刺黄健翔不是名人却以“名人”自居,认为这太“自我”太“骄傲”,但这里自己却先主动说黄健翔是名人,请问你逻辑何在?你这难道不是自相矛盾?你难道不是为了自圆其说而肆意妄为?你低估读者的智力,也违背自己的良心!

    他更是这样的一个人:过度敏感,过度自信,过度防卫。作为一个“名人”,他过度地“表现激情”,面对公众,面对敌意,他不知道如何承担这些口诛笔伐。公众对于有表演欲的男人,往往不留情面。早在2001年,黄健翔就栽过一个大跟头。在“中卡之战”的解说中,他冒天下之大不韪,以一时之愤,当众抨击当时的国家队主教练米卢,激怒了他的衣食父母——广大的球迷,“一夜间,黄健翔成了‘过街老鼠’。”李承鹏不无调侃地说。
    ——首先,记者的语言上,这样的措辞“冒天下之大不韪”,“以一时之愤”“抨击”……就能看出这是不切实际的,你简直就是要把黄健翔往死里说,你的心好狠啊!女记者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作为记者,在《南方周末》这样的报刊上,请你注意自己的语言。你的措辞比当时黄健翔的恶毒百倍,你这明显是在夸大事实误导读者,亏你还是个女流之辈!
    其次,从事实上说,“激怒了他的衣食父母——广大的球迷”是你杜撰的。和我一起在电视机前看那场球的球迷超过千人,而事实上是中国对0:1落后,黄健翔说出一些泄气的话一些对米卢用兵质疑的话,我们在场的球迷都认同黄健翔的观点,希望米卢尽快调整赶快换人,甚至有人开始骂米卢了,为什么,因为黄健翔说出了我们的心声,而不是激怒了我们,是米卢激怒了我们。
    最后,说结局。米卢一口气换上两名球员,这正是黄健翔解说提到的换人方法。应该说黄健翔的解说和质疑是有根据也是十分正确的。难道解说就要虚伪,就要让我们相信教练一定是正确的,我们不是场上球员,即使黄健翔不这样说,我们就没有自己的见解了吗?随便说一句,假如中国对最后时刻没有扳平比分,那更是黄健翔一语击中的。

    黄健翔的一位同事说,“从中卡之战后,黄健翔就变了,他的热情就不在了。而在这之前他会非常认真地想每一句话怎么说,怎么拆分资料。我认为,他是伤了心嘛,球迷伤了他的心。他过去非常成功,就是因为把自己想说的,把自己的热情说出来。但结果,所有的人都在骂他,所有的人都觉得他说得不好。他后来就在怀疑,究竟还应不应该这样说,球迷到底想不想看他说的球。他对待足球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解说中他可以容许自己有三五分钟不说话,他可以允许自己犯一些错误,可以允许自己记不住球员的名字了。”
    ——暂且不论实情,先说你的逻辑。你前面说“公众对于有表演欲的男人,往往不留情面”,暗示黄健翔的激情不是发自内心,是“表演”;好,那就改了,那就克制些,冷静些。而你现在又说“黄健翔就变了,他的热情就不在了”,你引用了“热情”这个词;你是在暗示情绪激昂是好事情,是情绪,是自然流露,不是“表演”。由此可以看出你的双重标准。黄健翔有激情的时候你说是在表演;黄健翔冷静的时候你就说是丧失了热情。你以为黄健翔是神仙啊,你到底要怎样才满意?
    再说事实,“在解说中他可以容许自己有三五分钟不说话,他可以允许自己犯一些错误,可以允许自己记不住球员的名字了。”请注意,你说的是“可以容许”,而且一用就用了仨。很明显,你是在暗示黄健翔是故意犯错误的,是在发泄。而不是因为精神压力而真的困了,真的犯错误了。请问你调查过吗?从黄健翔同事的话里面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吗?不能。这是你的主观推测。你这样直接这样想当然的把当时黄健翔身上的压力抹去了,认为他在发泄情绪,你这样说话公允吗?退一步说,黄健翔真的有发泄情绪的嫌疑,你能不能说的客观一些?能不能说的像一家大报纸的记者,语言不要这样刻薄这样有文采。我就纳闷了,这样刻薄尖酸的话语怎么会出现在《南方周末》。难道某人手里也有##录像带?某人也能用此要挟某人而混得一席之地?

    “让黄健翔承认错误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他是个活得很自我的人。”
    不曾想5年之后,他遭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凭什么我掏钱买的电视机,我付费的电视信号,要成为你黄健翔个人情绪的发泄场所?……身为体育解说员如此严重偏向一支非本国的球队,这不叫激情,而是叫职业素养不及格。”知名网民和菜头愤然写道。
    在今年夏天的世界杯“解说门”事件中,黄健翔的激情解说,引起轩然大波。
    一位资深球迷在自己博客上不无讥讽地说,这种发飙事件跟激情关系不大,跟表演天赋倒是关联紧密——他这是“表演过度”。
    ——用鲁迅的话说,事实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说的人多了就成了事实。请问中央电视台有没有公开表示“解说门”事件有这样不好的反响,请问哪个权威认为这是“黄健翔个人情绪的发泄场所”、“表演过度”。没有。是的,没有权威,那么你就应该参看更广大球迷和观众的意见。“解说门”后,虽然有网络恶搞,有攻击诋毁,但球迷、观众还是宽容甚至支持的居多,调查显示七成网民力挺黄健翔。那么,你为什么只引用反对者的见解,而且是这样极端的话语。需要提醒的是,报道不是写论文,不是求自圆其说,而是用事实说话,反映大众的心声;不是你为了攻击诋毁某人就引用你需要的材料,而应该征求最广大观众的意见。否则你做记者干嘛,还不如写”ㄐ葱∷怠
 
  “是的,我承认那次解说,是一次‘技术性失误’。”
  “还有70%的原因,是事后和张斌做的电话连线,我做了辩解,画蛇添足地说了许多话,如果当时我什么也不说,也许就不会给人添了许多口实,引起那么多人的歪曲……”
  “我宁肯是,把名字叫错了,或者把情况看错了。但我犯了一个高级错误。我宁肯只是些口误——这样还能够得到原谅。”
    ……
  这时候,专业人士黄健翔的自我辩解,听起来诚恳并且合乎情理:“足球也带给我痛苦。”董路事后惊讶地说:让黄健翔承认错误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他是个活得很自我的人。
  事实证明,董路对朋友的判断相当准确,黄健翔还是没有掩饰自己的骄傲,他补充了一句令人莞尔的话:
  “一个天才做的事,一万个蠢才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蠢才提的问题,一万个天才也想不出答案。”
    ——首先,同样用鲁迅的话说,对错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说的人多了就有了对错。既然对错没有定论,那你记者为什么就首先预定了黄健翔说的是错的呢?直到今天黄健翔辞职,“解说门”事件中他这样说到底对不对也没有定论。或者可以说没有对和错截然的二元对立,只有合适不合适。记者你在写文章之前就认为黄健翔是错了,看到他不承认你想证明他“自我”“骄傲”的观点就成立了。但是黄健翔如果不认为这是错误而是失误他为什么要说自己错了呢。你最多说他有个性有自己的理解,但绝对得不出“自我”的结论。
    注意,你在“技术性失误”上面打上了引号。黄健翔是口述的,不可能自己给自己打引号。引号的主要用法有七种,不管你是用的哪一种,可以肯定你认为这不是技术性失误,而是错误,而且你将这种见解通过打引号的方式暗示给了读者,让读者也认为这是错误,是黄健翔在伪装,不承认错误。可见你的城府和阴险!要一个不认为自己错的人说自己错本就是一种罪恶,况且你还将别人的坦诚和真话解读为自我和骄傲,更甚而误导读者接受你预先设定好的观点,简直没有公道!简直不是报纸应该有的处事态度!
    其次,“一个天才做的事,一万个蠢才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蠢才提的问题,一万个天才也想不出答案。”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先看黄健翔自己怎么说的:
    “南方周末的记者,编造的本领真强。在她提出一个我完全无可奉告的问题之后,我微笑着摇摇头,正在考虑怎么开口的时候,她自己突然说:我是问的很傻么?我说:我可没这么说啊。她自己又说,一个傻子的问题,一万个聪明人也回答不了。我还是只能笑笑。继续对话中,后来,她又问,那你怎么解释你的解说门事件呢?我笑着说,用你的话语模式吧,一个天才的错误,一万个蠢人也解释不了。我自己也解释不了。”
    如果黄健翔说的是真的,那么记者简直就是造谣、中伤!即使黄健翔说的不是事实,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出当时谈话的氛围是很轻松的,黄健翔说的只是一句玩笑话。如前面所说,同样的内容用不同的语气说出来效果是不一样的。黄健翔在开玩笑,你硬要说是他“自我”,那有什么办法。唯有鄙视这个听不懂话抑或故意搬弄是非的人。

  经过2001年的“中卡风波”,以及2006年夏天的“意大利激情解说”之后,狷狂的、自我的黄健翔在和公众的交流和对接中,出现了障碍。
  正如一些体育记者不喜欢黄健翔一样,黄健翔同样对记者们充满戒心。
  在辞职信里他写道:“一些缺乏善意的、以恶搞和滥炒为目的的媒体,始终没有放过我,故意在我身上不断制造各种假新闻,还在我的正常的解说工作里断章取义歪曲捏造,刻意杜撰骇人听闻的所谓独家消息,给我造成极大压力和痛苦。”
    ——这难道还不能说明现在记者的操行吗?还不能说明你的品性吗?就是你们这些记者无中生有、恶意炒作,让多少人感到不安,这不是事实吗?亏你还好意思写出来。你是想炫耀自己的行业还是觉得这样做理所应当呢?

  黄健翔刚刚和一个记者不欢而散,如果谈及他是否参与赌球,他会认为那个记者“找抽”。他说,有一次,我差点和一个女记者打起来……
  作为一个“名人”,黄健翔有他的委屈和逻辑:“你看看章子怡、赵薇、冯小刚、张艺谋,总有人对他们泼脏水。你再看看窦唯所承担的。”他认为,这是媒体在欺负“名人”,拿这些人“开涮”,而“抵抗欺负是天经地义的”。
  他已经把自己等同于这些明星,而远不止一个“体育评论员”、一个媒体工作者。在他心里,有着一个无穷大的“自我”,在面对外界压力的时候充满警觉。“如果你不理解他,你可以把他看成是范冰冰。”他的朋友董路说。
  这是一个男人的内心世界,骄傲而自我。当成年男人表现“失当”,必然会产生冒犯和对峙。当世界失去耐心,媒体和公众形成了共谋,疏离和敌意产生。过去是体制异化了人,现在还包括媒体。
    ——如前所述,记者一开始说黄健翔是名人,所以自我、骄傲;现在又说他不是名人,将“名人”打上了引号,还说“他已经把自己等同于这些明星”。“名人”“明星”,明显是在玩文字游戏,而且在你的这段话语里面,两者是在相互替换没有差别的。记者表述的逻辑实在有问题。
    其次,黄健翔举这样的例子就说明把自己当明星了?笑话,有人还自比鲁迅、屈原呢,为什么不可以,这就自大了?况且被记者恶搞的案例里面,举明星的例子最有说服力,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别人随口说的例子,你就看出自大来了?你这比动乱时期还夸张,什么都能被你说成是黑的;这明显是主观臆想。
    最后董路的话只是比喻,要说明的是他们都受到记者的骚扰,这难道又证明黄健翔当自己明星了。简直断章取义、穿凿附会。
 
  用朋友的话来说,黄健翔“年少得志,一步登天”。他实际上在这样的一个照本宣科的、要求近于苛刻的体制里面是一个“异数”:不够收敛,过于敏感和骄傲,导致伤害产生和过度防卫。新晋单身男子,在体制内存活,夹着尾巴做人,又张扬个性,当然矛盾重重。“我什么都不怕!”犹如少年疾呼,高声呐喊。有时,他会用别人发给他的短信来宽慰自己:很多人对你表示厌恶,仅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喜欢你。
  “解说门”事件之前,他在自己的新书里写道:“在过去几个月,我的生活分崩离析一片混乱,感受到人性的种种复杂与不堪,同时又突然要面对很多的琐碎家常,内心世界与现实生活都充满了痛苦的挣扎,因而一直十分压抑悲观,甚至有些厌世。”
  11月11日,这个光棍的节日,他在博客上,沾沾自喜地宣布,自己和刘德华、金城武等人名列“金牌王老五”,“鼓励下自己”,有些炫耀,有些自嘲。
    ——“年少得志,一步登天”本就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你为什么要这样正儿八经的放在这里当论据呢,你的语文修养应该很高才对。
    其次,同事说的话到底可信与否你应该有一个判断,三思之后再用。这些话只是结论而不是事实,如何能让人信服。而且前面说过,报道不是求自圆其说,你不能搜集正反两方的评价,而只取迎合你观点的,这本就是写报道的大忌。
    黄健翔记录自己的心情,难道就成了《狂人日记》要解读他“痛苦的挣扎”的内心?
    光棍节的例子更可笑。不用我说,读者心里知道这能不能说明黄健翔“炫耀”。难道这样随意说说就又被你抓“驯耍

  他是电视时代的产物,依赖足球在这个国度的无上权重,以个人才华一步登天。
    ——实在很累了,而且确实越看越觉得记者在文字中构筑自己的世界,根本不尊重事实。所以我也不一一评论了,拣重点说。请问“无上权重”“一步登天”,这样的用词是否符合事实。这样的用语能否出现在客观报道中。黄健翔也许没有那个能力,请记者你不要异想天开。说的黄健翔想土匪头头一样,能钻天入地了。

  当然关于黄健翔——从不少人的嘴里可以得知,他自负,偏执,完全以自我为中心,斤斤计较,事不关己则高高挂起,很难和周遭人相处良好。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有谁不以自我为中心呢?他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他在意的是:我是一个艺人,曾经是解说行业的巅峰,我有艺术家的敏感气质,不害人,自食其力,孝顺父母,喜欢音乐,崇拜搞音乐的人,对电影、音乐、时尚,都有着自己的品位。他同时认为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难道是因为出过两本书的缘故吗?)
    ——记者的刻薄和只听一面之词可见一斑。尤其是括号内“难道是因为出过两本书的缘故吗?”你简直是一个小人,居然用这样的口气!你根本不了解黄健翔这个人。

    他依赖足球在这个国度的无上权重,以个人才华一步登天,这与时代欣欣向荣的娱乐产业一脉相承;他作出的选择,和过往大多数脱离央视,脱离体制,彻底娱乐化的主持人,并无二致。
    ——“和过往大多数脱离央视,脱离体制,彻底娱乐化的主持人,并无二致。”说以前,你怎么证明给我们看;说现状,黄健翔是吗;说以后,你怎么预测,单凭你这篇有失公允的文章?“彻底娱乐化”,就因为上了一次时尚杂志,说了一次相声,主持了一次颁奖晚会?而且记者的观点认为黄健翔的一切行动都是早有预谋,因为经济利益的驱使,因为内心膨胀,因为不能抗拒成名的欲望。我只能说你以己推人,而你的报道不能给予任何证明。黄健翔的离开有多少无奈你根本不懂。不懂足球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离开足球的痛苦。不像你,为了钱当记者写新闻,明天没有钱图的时候又换新工作。黄健翔的离开是中国足球和中央电视台,更是观众球迷的损失,他不是主动离开的,而是包括你们媒体在内的所有麻木的人造成的结果。在这样的时代,只要是事不关己的事情,大家都幸灾乐祸、恶意炒作,唯恐天下不乱;这是人性的悲哀。
 
 
  某些朋友认为黄健翔是一个血性、单纯、直率的人,而董路认为,“黄健翔虽然在解说中是一个冲动和感性的人,但他在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却很有谱,很细腻。在辞职这个事情上,他肯定是经过认真盘算的,他并不是一个浑不吝的人。他的决定也不会是一时冲动。”

    ——董路意思是说黄健翔有自己的考虑,不会因为不冷静而辞职;但记者却解读为黄健翔辞职是早有预谋,他很有城府,为了出名和赚钱才辞职的。记者你以为你在写文学史吗?你这样歪曲董路的话,这样主观捏造黄健翔的想法,你不觉得实在欺骗读者吗?黄健翔难道就没有过无奈和难受吗?就是你们记者的炒作给他的压力还小吗?如果他不走你们会放过他吗?


    记者连车王“麦克·舒马赫”都不知道,还说是黄健翔说错了。这样业余的水平怎么能写出客观的文章,更不用说深度了。我只能说记者太猖狂太不尊重采访对象和读者了。《南方周末》为什么会用一个不懂体育的人来采访?!我现在相信某人真的也有##录像带了,可以要挟某人而获得一个职位。
    一个不懂体育的女记者说出这些无耻的言论,实乃吾国之大悲哀也!
    (2006.11.25)
 
评论(6)┆引用┆阅读(239)┆圈子┆打印┆有奖举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