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李金发《凉夜如……》  

2007-06-06 01: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凉夜如……(李金发)

凉夜如温和之乳妪,
徐吻吾苍白之颊,
游风无语独上梢头去,
蟪蛄欲挽流萤同住。

夜与日阔别之片刻里,
有神奇的永远之颤响,
惜我心头满贮悲哀,
忽略了这等声浪。

虽然,她忠告我什么:
我晓得么,你晓得么?
用我们纯洁的微笑!
Adieu!池塘,秋柳微弱的钟。
 

    李金发是中国早期的象征派诗人,喜欢用一连串的意象暗示自己内心的情感。意象连缀而出,但由此到彼的思维过渡却在行文里省略,于是跳跃中营造了神秘朦胧的意境。
    《弃妇》也许是被解析最多次最详细的作品,但《凉夜如……》却很少看到,起码网上找不到;如果能去大学里边的图书馆,就能更好的获取到知识,可惜了。
 

    首先,“凉夜”本身就是一个象征体,即便从这个偏正解构的词语中就能感受到某些意味。好比我们说“秋叶”“残冬”“春雨”一样。这应该是作者心境的一种象征。
    全诗用到了很多文言词汇和句式。文言的寓意更丰富意境更悠远;而它的生涩难懂又能造成一些陌生化效果和神秘感。“蟪蛄”的出处不知道,但我能想到的最古的书是庄子的《逍遥游》:“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蟪蛄是蝉的一种,《庄子》里面认为这种蝉的生命活不过一年,结合诗歌也许就有了对生命短暂的凄苦感慨。“流萤”的出处也不知道,但记得很有名的一句词:“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其实流萤本来就是一种飘忽不定的萤火虫,加上古人常常将它用在闺阁春怨的词中,更增加了它的凄凉和漂泊感,总之是现实的忧愁。
 

    第一节很形象的写了凉夜给作者的感觉,“乳妪”,词法解构和今天说的“奶妈”相似,当然诗歌中不能这样直接去翻译;然后写到了夜晚的“游风”“独上”,也是很有寓意的意象;作者随着风的方向,看到了树梢,于是联想到了“蟪蛄”和“流萤”。当然这里很难说真是作者随风抬头看到树梢,于是产生了对夜晚游弋生灵以己推物的浮想;还是从凉风中直接联想到那些古人常用的意象,体会到一种寂寞凄凉的感觉。诗歌不能说的太实,能感知到便好。
 

    第二节有一个衬托的手法,由白天到黑夜,其间明显的过程应该是黄昏;这个时间段是很能激发人各种感慨的。古诗中取材黄昏的名句非常多,比较通俗的比如“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然也有乐观一些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而从黑夜到白天,黎明前的黑暗,这个交界的时间也是被许多人在文学作品绘画作品音乐作品中描写到的。
    总之,人不是对一天中所有时间的流逝都保持敏感,但却对某些时间阶段有很清醒的认识;这也许是不论古今中外,不论高兴忧伤的世人情绪的共性吧,所以作者才说这是“神奇的永远之颤响”。作者接下去却说因为自己内心的悲哀而忽略了它。由此可见作者内心悲哀的程度很深,以至于这样敏感的时间段也错过了。这巨大的亘古不变的声响在作者的沉思和冥想中被忽略了。
    这是实讲。但是如果我们对诗歌的前理解中有“象征派”这个概念,或者发挥主观能动性进行自我创造,就会意识到这不是在真的写黄昏或黎明,作者错过的不是字面上的某一个时间。而是在说作者的某种哀愁的心境,以至于任何外物不能进入自我的体察范围,作者孑然的形象隐约可见。
 

    第三节,我很想查阅资料帮助理解,可是互联网毕竟比不上高校的图书馆,我只有等日后请教同学了。凉夜对作者有什么样的意味,作者似乎不能完全领悟到,不清楚她在诉说什么。“用我们纯洁的笑!”会是作者的体会吗。“Adieu”是法语词,就是辞别的意思。告别出门漫步经过的夜晚的池塘,以及凉风中的扶风弱柳,还有那隐约传来的钟声。感觉有些像《菏塘月色》的结构,作者出门溜达了一圈,有所感之后又反转回去。
 

    对诗歌的理解就这些,如果以此为例子再谈一些文学史上的结论就轻松一些了。首先,从语言上,诗歌中有白话,有文言,还有外文,其实也反映了在“五四”之后这些诗人们开辟新的诗歌语言所做的努力和尝试,这毕竟是一个起步和实验的阶段。
    早期象征派主张“纯粹诗歌”的写作,即诗歌是不同于其他任何语言表达形式的。诗歌的特点在于反射生命的内在,是人“内生活”的象征。所以诗歌不能直白的写生活,而要采用暗示的方法。
    这有一个背景,因为在他们之前胡适为了革新的功利目的曾提出“作诗如作文”的理论,将诗歌区别于散文的特点全部抹平了。胡适的做法在新文化运动一开始有很积极的作用,但随着时间的发展,文学也需要获得自身更多的审美价值,于是后来才有了闻一多、徐志摩、朱湘为代表的“新月派”,进而出现“象征派”。
    作者的情感不能直接抒发出来,必须借助意象来传达,这其实和古典诗歌有继承的趋势。可以借马致远《天净沙·秋思》作简单理解。具体到李金发,就是把一系列灰色意象引进诗歌领域,以丑、怪、忧郁等为美,如诗歌《弃妇》。而意象本身就是具有多种解读可能的。所以读象征派诗歌不能理解太实,“作者须要为感觉而作,读者需要为感觉而读”,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去弥补诗歌跳跃中留下的空白,从包括象征、比喻等在内的各种修辞体会意境,同时结合自己的心境会有更深切的体会。
 
 
    (2006.11.8)
 
评论(5)┆引用┆阅读(288)┆圈子┆打印┆有奖举报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