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娜拉出走以后——向中国足球的跋涉者致敬  

2007-06-06 01: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想到这样一个老土的题目是我的自豪。就像在很多人都用洋文甚至东洋文打招呼的当下,突然问候别人一句极有中国特色的“吃饭了没?”倍感舒畅。当然这种滑稽或者说耍宝背后的自我颠覆,以及所影射出的当今人们的正反无意识心态,不用说,但很有趣;况且这不是谈论此话题的准确的范例,更不是这里想胡诌的主题,不过还是希望记得写到最后能回来扣题,照应上文,于是能稍带说得明白一点。
    一直懂得文本细读的重要性,尤其是对那些希望看得深刻一点的人。细读是对感性思维和理性思维的双重考验。能否细读,和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和学识修养有关;两个方面都决定了我解读文本的能力十分有限。
    看了陈思和对《狂人日记》的解读,非常欣赏他的细致和严密。和陈晓明不同的是,他的语言更直白,不会抛出一大堆概念性的词汇;同时逻辑的的力量也是无懈可击的。也许是和自己看学术方面的书太少有关,觉得以小见大的说话方式更能接受,平台太高难以进行对话;也许“百家讲坛”如此受欢迎也有类似的原因。
    无论什么科目,值得学习的应该是学者们的着眼点和思维方式;不过这里要用到的只是陈思和书中所说的一个小小的结论。“伟大的作家能够穿越时代的共名。”
    任何批判、启蒙、救赎……都具有时代共名的特质;穿越,也就意味着一种根本性的反思(突然想到刘小枫的《拯救与逍遥》);简单说就是对批判、启蒙、救赎合理性的思考,甚至对批判者、启蒙者、救赎者身份的质疑。
    在新文化运动、五四启蒙热潮高涨的时候,鲁迅关注到了“人的忏悔”。“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惊心动魄。作者表明的不仅是对封建礼教的控诉,更是对那些救赎者、对所有人本性、生存现状的质疑和悲悯。
    如果现在有人高呼“拯救中国足球”,同样能让人们感受到那种早已经受到伟大思想家诅咒和讽刺过的可怜,然而它也注定是虚妄和无望的。
    如果要细说理论的话,多少有些形而上的逻辑起点,但是在生活中理解起来并不困难;而更让人佩服的,是不宣扬理论而在艰辛道路上去默默实践的那些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对,那是以成败论英雄者对失败者的嘲讽或者敬佩。如果孔子的仕途没有那样坎坷也许结论就不一样了。
    但同时,任何先进的思想,一旦落实到实践上去(而且只能循序渐进的改良),一定会让人下意识的感到它的片面和不能彻底——即便他选择的是不走寻常路。即理论可以有巨大的超越性,但不一定能用于实践;而任何思想一旦付诸行动,也就决定了它无法再具有超越性。
 
 

    浏览新闻时无意看见了一条消息,“北理工创中国足坛历史,金志扬直言体育应回归教育”。不关注中国足球已经好多年了。
    中国之队打进世界杯,兴奋的去酒吧和中国球员见面,临走了却只和主持人林海合影留念。
    世界杯期间还租房看比赛,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中国和土耳其比赛的那天下午,学校还放假半天,只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上海有些不可思议。更重要的是,本打算翘课看比赛的“大无畏牺牲精神”展现不出来了。当然比赛还是让人失望。
    多年玩Winning Eleven游戏,每一个版本的ML模式,总会执着的买进中国球员,李玮峰、郑智、孙继海、孙祥、冯萧霆……虽然在实况论坛上总是不停的跟贴骂中国足球。
    就像大学老师引用刘欢所唱的的一句歌词:“心中一个恋人,身外一个世界。”当下人们的困境不再是浪漫年代那样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而是把现实和梦境分得太清楚了。
 
 

    转回来,说那条新闻。北京理工——大学生球队——冲进了明年中甲联赛,确实是史无前例的。主教练金志扬接受采访后说了一段话,摘录如下:
    “这是中国足球在前进当中的必然现象,说明了在目前市场经济下中国体育应该回归教育,而且我们用实践证明了这条道路是完全行得通的,我感谢这些队员,他们创造了历史。我们在今天的比赛无论从身体上还是速度上都与对手有较大差距,但是我们能够利用我们的头脑与他们周璇并且取得最后的胜利。这就是智慧。球员应该有这种智慧。相信体育回归教育将成为中国足球更好的发展道路。”
    恰好我看了上一期的“足球之夜”节目,刘建宏对金志扬的采访。当时我也确实没有觉得金志扬选择了“拯救”后的“逍遥”,更不是对竞争的逃避和生存境况的无奈。总感觉他有些想法。
    然而我也悲哀的感觉到,由发展本国联赛、留洋、培养健力宝系列、开办足球学校相继失败后,金志扬聪明、大胆、勇敢、执着的抓住了拯救中国足球的最后一根稻草!
    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如果能从BT上下载上次的“足球之夜”,真的应该再好好看看当时金志扬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其次,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人云亦云的关注中国足球,否则真像会被主流意识形态或者少数记者的声音遮蔽。
 
 

    在中国足球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金志扬有自己的“乌托邦”情结。球员素质低不思进取,足协教条主义只手遮天,足球市场经济不健全球不良现象疯长,而迷永远是和畅销小说读者、“金鸡百花奖”观众、超级女声歌迷一样被玩弄的对象和买单的人。(中国没有“纳税人”的概念,钱都是“骗”和“缴”出来的。)
    将足球环境放在高校,保证了成员构成的单纯和拥有较高的素质(任何事情都讲相对性),具有很强的实验性、先锋性;“足球回归教育”,同样是一种温室栽培和酝酿。但如同黄埔军校、军官学校,也许没有普遍推广的可能性。但能看出金志扬的精英主义思想和启蒙的欲望。
    所以,关注的也许不是结果,而是行为本身对中国现状的反抗,对绝望的反抗。(因为要展望结果一定是无望的:中国没有这样的大环境,更没有这样的经济条件,像NBA的培养体制是行不通的,尽管人大附中在进行尝试;况且我们的高校在教育进入产业化的背景之下,不仅精英主义教育谈不上,更重要的是四年时间只是成为了国家增收和缓解人口持续增长所带来的就业压力的手段,目的是维持社会的运转和安定。难不成以后再组建一个研究生足球队或者博士生足球队。刚才,另外一则报道“北理工缘何能创造奇迹,队员困惑毕业工作还是踢球”已经出来,这也正是金志扬模式面临的最大问题。一切的一切,怎么不像曾几何时“娜拉出走以后”的“伤逝”。)
    反抗的对象很简单,就是现在一潭死水的足球环境,也包括职业球员、足协、机制、球迷(在精英主义分子看来民众总是急躁或麻木而需要被启蒙的)……
    联想到《狂人日记》,是因为虽然本质上金志扬走了精英主义启蒙道路,但他的着眼点是比较符合鲁迅当时的思想的,甚至有些进化论思想和尼采的超人哲学思想。
    腐朽的公务员机构中,一定有愿意站出来启蒙大家挽救中国足球的,但大部分还是尸位素餐混日子更甚至捞些油水或为孩子们铺平以后的道路。(虽然大部分人不是,像北宋一样,公务员越来越多本就是社会危机的表征,虽然当下扩充公务员有缓解就业的目的。有多少人能像朱鎔基一样呢。)新闻媒体中也应该有人真正关注中国足球履行舆论监督和催其奋进的义务,但更多人同样是在这样的“混沌”局面中哗众取宠,混出名气抑或分一杯羹。(以前也说过,很明显,这是一个后社会主义时期,虽然没有言论自由,但也没有终极价值和道德禁区,社会存在原则永远是八卦至上。)球员中也肯定有真正虔诚的,但大部分……(这一点不用说谁都明白。)谁都能看出现在的主流,谁又能奢望他们这些“精英”呢。
    金志扬的模式和以前健力宝有些相似,首先要找一个好的大环境。然而他相对于健力宝又有所发展。健力宝虽然成员构成也单纯,但毕竟他们缺乏正规的文化教育,足球训练为主,文化课只是过场。北京理工相反,自身文化素质是主修的(同样只是讲相对性和主流,这里不谈中国高校教育的培养问题),他们对足球的理解,他们的智慧无疑是高出一筹的。同样,问题也在这里,足球毕竟是实战性的,他们和专业球员在各种硬件指标上是有差距的。
    所以说金指导有很强的实验性和先锋性。他的主张就包括不要急功近利,而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的差距就在我们的“根”上,必须从最基本的开始引起“疗救的注意”。而足球技术等等的提高是放在后面的事情。
    金志扬本质上的精英主义,就在于他同样是走启蒙、改良的道路;他的超越性就在于对病症的把脉看到了比较深的层次,“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值得佩服的更是他的身体力行。而他的局限性又在于鲁迅所无望的人类的先进所处的发展阶段。从兽到真人,再到超人。我们处在真人阶段,没有摆脱孽根性,更不具备发展到超人阶段的优秀品性。这是时代的局限,是任何处在当下的人都无法超越的困境。直白的说,我们还不知道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子,以后会不会有共产主义。再确切的说,你既然生在当下各方面还很落后的中国,只有认命。(这句话不是我说的。)再客观的看,就如前面所说,为什么就先验性的认为学校教育可以负担中国足球的改良?中国学校教育的问题也很严重,非常严重。于是,所有的一切,金志扬所做,也是在用自己的实践于无处彷徨之地反抗这种绝望。“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
    思想的深刻在于它的超越性,超越也就意味着是空中楼阁,无法实现。而从北京理工冲甲现象得到的,也许是一种执着的精神;也许是一种思维方式……当然,也许我们也看到最后一根稻草即将在残酷的现实中枯萎。“北理工缘何能创造奇迹,队员困惑毕业工作还是踢球”,娜拉走进现实社会后,会怎样呢?
 
    P.S.真的忘记照应上文了。第一段其实适合引申开去说中国人面对中西文化的不同心态,而且是已经根深蒂固了的不同群体意识。中国当下的生存状态仍然处在文化过渡期。
    (2006.11.1)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