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随意联想  

2007-06-06 00: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随意联想

    首先抛出本文将涉及到的几个问题,也算作一个“引子”。
    怎样看待文学作品中的价值追求和政治意识形态?
    政府会不会支持国内作家竞逐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当代作家有勇气拿诺贝尔文学奖吗?
    诺贝尔文学奖对我们普通读者有什么意谓?
 

(一)《红高粱》有怎样的隐喻,什么作品能获奖
    每年诺贝尔文学奖结果揭晓,都会引发我们的讨论;虽然我们的心态总是四分麻木带着三分遗憾以及三分不屑,但因为没有真正意义上触碰过,心里的诺贝尔情结还是以独特的方式酝酿着。我并不想跟风写一篇深究其中缘由的文字,而是在读了黄子平先生《“灰阑”中的叙述》后,有了一些能与之挂上构的感想。
    从小我们所受到的教育是,党领带人民一路前进,从困顿中解救人民到组织人民大生产到建立新中国并将带领我们奔向更美好的未来。同时,我们看到的文艺作品有很多都是关于党员的“英雄传奇”,不仅是在战争年代,更是在现代化建设的今天;我想不用举例大家也能随口说出那些散文、小说和电影、电视剧的名字。
    简单归纳一下这些文艺作品的特点,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英雄作为正义的化身,出场总是势单力薄,受到排挤,甚至在与种种黑幕的斗争中彷徨失措、丧失信心。但最终他克服一切险阻,不仅赢得了胜利,更是解救和感化了身边一大批刚开始或许麻木的民众,甚而引领我们继续前进。这就是英雄的力量,这就是党在我们人民中起到的作用。
    而小说《红高粱》显然颠覆了这一传统的逻辑。小说提出:在没有党员领导的时候我们人民大众该怎么办?我们能像《水浒传》中草莽英雄一般愤然而起吗?如果当一种绝对权威因为各种原因缺位(比如党员腐败、领导偏私、上级愚钝)的时候,我们要依靠谁?
    许多革命历史小说都讲述了党员在斗争中的模范作用,依靠他们的英明神武我们的社会才能安宁。但《红高粱》中的“党代表”因为自己的手枪走火而不幸身亡,这就好比前面所说一种绝对领导权威的缺位(我们通常所信任的英雄不见了)。这时,那些身上洋溢流氓习气的土匪——本应该是等待先进的党员来开化启蒙的人——并没有想象中不堪一击,反而毅然站了起来,自发的与敌人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他们俨然成为了英雄!似乎人性的力量在没有权威的领导之下也有无穷的力量。
    《红高粱》里面没有英明神武的党员来完成对大众的救赎,他们靠自己的力量展现出了生机勃勃的顽强野性的生命意志。
    小说对现实的隐喻十分明显,那就是党对我们思想的灌输是否正确;当党员中出现不纯正的人我们该怎么自救;甚至尖锐到在今天党是否还真的具有一如既往的先进性(小说中“党代表”自己使用手枪走火身亡就是对其可能出现无能举动的隐喻)!
    显然这是一篇不合主流的、触犯政党权威的小说。但它也真实的反应出了人民的焦虑,我们是一党专政的国家,这条舟只有党自己掌舵;一旦舟出现问题,水(人民)除了舟(党)这一外在的领导之外,或许应该有一种更强大的内在精神力量可以作为依靠。
    恰恰就是这向内探寻人性力量、向外触犯政党权威的“红高粱家族”在国际上获得了高度承认。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西方意识形态的胜利,只要我们写反党的小说,写揭露性的作品就会获奖。
    其实并不是这样。需要说明的是,与政党冲突不是获奖的条件,而是在一个政党占有过多文化权力的国家,追求超越世俗的人文思想,常常会与政党的理论不调和。
    如同分析《红高粱》一样,人性、生存、发展、宗教等因素应该是绝对高于政党的(即便马克思也认为政党只是特定历史下的产物),但在中国并不是这样,政党的话语权过于庞大。因而不是国外对我们国情的偏见,而是我们的信仰确实存在问题,政党的控制力超越了人文追求。
    包括文学在内的所有文艺作品,其指归都应该是超越政党的,应该直达人最真实的内心世界和最纯粹的信仰。西方获奖的大多也是摆脱政治羁绊,面向宗教信仰或人性的作品,罗曼·罗兰,米兰·昆德拉,不一而足;他们当中现实性政治性很强的作品也很难得到认可(当然在一些特殊的年代另当别论)。
    而中国是政教合一的国家,贴近政治的作品太多,所以才格外显眼格外容易被提及。(这一点我在后面还会有更详细的解说。)
    由此我们可以先简单得出一个结论:超越政治意识形态、反思力度越强的作品,越能跨越国界得到广泛认可。同时这类作品以悲悯的姿态(虽然有时显得作家很自大,但也是搞文艺的先天性格吧)寻求人类的皈依,将宗教、人性等放在最崇高的地位。这样势必在有意识无意识中触犯政党的绝对权威。(用通俗的话来讲,这就是一个到底谁才是老大,谁才能当家的问题,政党,还是人性、发展、宗教等因素。)

 

(二)国家不会支持中国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是宣扬无神论的国家,党为我们设立的共产主义理想就是我们能看到的最美好的前程。在我们之上的最神圣的不是宗教,而是党的共产主义理论。即便共产主义是一种信仰,人们也应该选择何种信仰的权利,但在中国,共产主义、无神论是官定的哲学信仰。
    所以在中国,一旦有关于形而上的思考,有出现对彼岸世界的执着,一般就会和无神论相抵触,与政党方针不协调了。
    还是以莫言的《红高粱》为例。专家分析出中国当下有能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当中,莫言是呼声较高的一位。而他的作品,不论是否接受我前面的分析,无论是否赞同黄子平先生在《“灰阑”的叙述》中的理论,但可以肯定一点,它不是顺应主旋律的小说;按照文学史上经典的定性,其主题也是定位在找寻华夏民族勃勃的野性上,它的价值关怀是绝对超越政党的。
    当代其他和诺贝尔文学奖相关联的名字,残雪、余华,甚至包括现代的鲁迅,他们思考的着力点都是在意识形态之外。比如鲁迅深刻的思想就是虚妄、无望;余华在《兄弟》这部毁誉参半的小说完成之前,短篇血腥残酷中的嘲讽、中长篇冷静克制中的同情,都是在思考人的存在,甚至一开始和格非等人一起被称为先锋小说家起余华就是以反价值反传统的姿态登场的。
    不是论文,就此打住。结论就是,中国政府面对诺贝尔文学奖这一奖项的态度,一定不会像对待物理奖、化学奖等一样坚决支持,反而会觉得两难。一方面,如果鼓励,其实就是在宣扬非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观念(中国还是保持官方信仰高度统一的国家,唯物论、无神论是官定哲学加以提倡);另一方面,诺贝尔文学奖是国际最高奖项,如果在党的领导下,我们不拿一个回国,怎么能说党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呢?所以,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既然这样,我们的正确态度就应该是,将诺贝尔文学奖看作是一个民间组织对作家单个人的褒奖,不要视之为涉及到一个国家的荣誉;因为那些超越国家概念、探讨更丰富的内容的作品,甚至有意识无意识出现抵触政党理论的作品更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想想那些获奖的作家,多少在获奖之后没有受到他自己国家舆论的质疑呢?所以文学毕竟是有超越性和独立性的作品,得奖不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学水平就高,不得奖一个国家也有自己独具特色的文学作品。
 

(三)中国作家不会为获奖而去写作
    换个说法就是,中国作家要慎重考虑之后才能决定是否去角逐这个奖项。
    这要借中国电影做一个比喻。中国电影存在为获奖而投西方评委所好的行为,原因是想借助国际奖项打入国内,在国际上都得到了认可,国内观众能不买电影票吗,能不关注我这大导演吗;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国内电影市场不发达,观众的辨别能力也总是被掌握笔杆子的少数耀武扬威的所谓影评人所引导,导演想自食其力从国内混出名堂比较困难,当然要借助国际大奖这一尚方宝剑。
    而文学则不同,我们的市场已经比较规范,读者有自己的阅读鉴赏能力。小说得到国内读者的认可往往更实际,直接就赚取钞票,不用像电影一样曲线救己。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韩寒一定不能获得国际认可的大奖,但仍然受到大家喜爱;贾樟柯如果不在威尼斯得奖,他在国内的那些电影很多人都无人问津。
    所以,中国的作家只要安心写好自己擅长的东西,真心的写就足够了。然而如前所说,如果是要得到国际的认可,必定要思想深刻,寻求终极的价值观;主题思想势必超越意识形态和政党理论的框框,这样不仅会得罪官方,更会因为主题的晦涩失去市场。再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残雪的作品估计看的人不多;莫言的作品,即使《红高粱》,很多人也是因为电影才看的吧。
    同时要声明的是,理论上有希望得文学奖的作家,他们的动机不会不纯粹,不是为了获奖而写作,而是出于自己真正对人文对人生的思考。但很多人却会有意识的不这么写,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这一点很好理解,谁都不愿主动和官方发生抵触;即使出现了也是比较隐讳的,如《红高粱》);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在市场中生存,要写大众喜爱看起来不吃力的作品,这就涉及到我们的阅读审美问题。
 

(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我们不一定喜欢看
    我们十分注重和喜爱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原因多样,专家从民族性格、文学传统中都能找到过印证。局限于当代的话,应该是从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开始,国家高度控制了文学创作,无神论和唯物主义成为官定哲学,文学题材也是围绕革命生产进行。虽然慢慢有所突破,但小说的结构模式和大众的阅读习惯却已经形成;当然在未来更长的时间,作品和我们的审美都会更丰富。
    就好比那些反腐倡廉的电视连续剧,总是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和观众的喜爱;比如《亮剑》《幸福像花儿一样》《敌后武工队》的战争题材的电视剧也深得喜爱。如前所说,这些剧情模式都可以概括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英雄主义模式。政党作为天使将我们解救。(当然,作品中必须渗入其他因素,成长、青春、奋斗、爱情等等,人物也不是以前的高大全,复杂有内涵,不会是直来直往的政治教化;不能就个案具体分析,但理论可参看《“灰阑”中的叙述》。)
    与这种炽烈的现实主义题材想对应,人们看惯以后总有些厌烦,想关注我们个人的生活,所以那些描写各种生活层面不同收入的个人生活和情感的电视、小说也常常占据排行榜前列。以前的池莉就是其中的代表,包括《圈里圈外》《梦里花落知多少》,以及安妮宝贝等等。
    写英雄和写个人,两者的共同之处都是十分现实主义的作品。同时,无论英雄题材还是个人题材,他们又是十分“不现实”的,即往往以现实为布景,展现的确实一些“小幻想”“小奢望”。
    英雄主义题材,于国家,是展示了领导阶级的先进性和领导权(用黄子平先生的观点来解释,就是站在统治阶级的立场上,用历史小说的形式、通过文艺迁移的作用,巧妙的叙述它所认为的历史;不多说,引用易中天的话,任何历史都是统治阶级的历史);于大众,我们早已经习惯接受这样的灌输,甚至渴望出现英明的主人公把那些贪官抓获,而忽略了其实贪官根本就越来越多,电视只是满足我们的幻想。(还想顺带说一句“纪晓岚”“历代皇帝”“走向共和”等系列,同样是以今天党的执政方针为准则善意“修改”历史,把历史说成是政党认为的那样,歌颂的人不是党员却胜似党员。历史永远没有客观和真实,它不能复原,所以只存在不同立场的人的不同叙述。)
    个人题材的小说同理可得,在池莉新写实主义笔下我们找到了心酸烦闷生活的慰藉;跟着《圈里圈外》或《梦里花落知道少》我们也像小资一样玩弄了一把爱情;安妮宝贝更是将我们都市人怀揣的盛放淡淡忧郁情感的心理描绘的入木三分。包括金庸、琼瑶,小说实质也是在立足生活的基础上为我们构建绚丽或悲情的蓝图。

    就此打住,想说的就是这是我们当代的生存状态,一方面政党意识形态的灌输还深入人心,一方面有意识的抵触情绪让我们关注自己。但其实我们终归喜欢看的文艺作品的类型是同一类。
    当然,现在的文化多元,多种形态的小说都在发展,不过在当代中国都很难形成规模。就比如玄幻小说,估计中国断时间内产生不了如同《指环王》一样高度的作品(现在他们已经是在讨论科幻题材遇到的瓶颈,我们能说出来的还只有倪匡卫斯理个别,《科幻世界》杂志却并不咋样),很难与现实主义题材小说望其项背。
    需要指出的是,在任何国家读者关注更多的都是关于我们自己生活的作品,但第一,灌输政治意识形态的作品西方国家很少,反而突出个人较多;第二,国外在科幻玄幻侦探悬疑等方面的作品的创作确实比我们高出好几个档次。
    所以观点就是,就目前的现实,我们所接受到的或者说更喜欢的的小说类型是比较有限的,国外相对会丰富一些。(其实从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读书排行榜、各大书店文学类排行榜的情况也能看出一些端倪;而且国内小说原创的类型有限;加上很多政府推崇的作品异常红火。)加上西方大都是政教分离的国家,他们对宗教对彼岸对形而上的理解是比较虔诚的。
    片面一点说就是,诺贝尔对文学的要求是要脱离世俗生活层面和单个人的个性体悟,要体现区域性或世界性的某个民族或整个民族思想、文化、宗教、生存等方面的共性;而这种共性又不是由政治意识形态所赋予和约定的。(而作品的取材和形式上,尤其是叙述技巧方面求新求变也更明显。)而我们目前的创作题材和审美接受风格都是比较单一的偏向传统现实主义。(无神论唯物主义一旦世俗化就变成了世俗现实主义,局限我们对历史对自身对民族对未来叙述、创造性构建的文学想象力,同时古代的万物有灵、宗教等隐秘思维又是在今天的中国所不提倡的,尽管许多作家在民俗、传统等方面不断的研究探寻;加上我们的经济基础相对落后,我们看到的更多是衣食住行等现实物质层面;以及我们能接受到阅读到的文学作品样式也比较有限。)

    进一步说就是我们不一定真的喜欢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因为它看重的不是要贴近世俗生活这个层面,它多少带有些终极关怀和对现实的深刻反省。从《我的名字叫红》,最新获奖的作品就能有些体会。我不想装作权威的说这个,但可以为很多不太关注诺贝尔而是看新闻炒作而议论的人指出的是,西方能接受的我们也许还不能接受;我们没有获奖,不是因为他们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偏见,而是因为我们是大部分人没有彼岸信仰的民族;不仅因为当代中国的政治文化气氛浓郁,也因为自古以来我们的政权都是高于宗教权,宗教是政权的附属;我们是很聪明注重现实性、注重声色享乐和眼前利益的民族。对于那些叙述形式奇异、题材思想“高深”的作品理解起来就有一定的障碍。
 

(五)结语
    写得冗长,大致就是说:
    1·政治和文学的关系(谁更应该影响谁这是很早就有的争论,比如梁启超《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后来文学的边缘化等等。)
    2·中国文学创作的官方(包括各级作协,相当于公务员的身份,没有生存压力,只有比谁过得更滋润,这在国外是不存在的)主流的特点,民间创作主流(这主要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我们原创的素材来源和供思考的对象就是这些)和审美取向(一方面由政党宣扬引导决定,而不是由宗教等其他因素所决定!这又是中国特色。一方面同样由物质生活档次决定)。
    3·从而看出政府是不会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高兴的,反而会感到焦虑。所以诺贝尔文学奖应该是个人荣誉,不代表国家文化水平。
    4·西方对我们没有意识形态偏见,而是我们的文学缺少超越性;同时我们也不用有偏见或不屑,我们有自己独具魅力的文学样式。

    一番论述后,不愿意最终就得出结论,这是中国的国情,我们没有办法;或者说这就是我们中国和西方的差异,所以只好不关注诺贝尔了。而是希望在这样的对比中,让我们能更看清楚别人和自己。哪怕像我这样只是一些不能深究逻辑合理性的感觉。
    首先,心胸不能狭隘,认为西方对我们有偏见;也不能因为得不到认可就将其全盘否定。看看那些说诺贝尔无意义的人吧,比如陆天明,他就是一个严格按照社会主义主旋律行走的人,不适合让他来谈论诺贝尔;马原,现在的创作已经乏力,好多好多年都没有成绩了。所以我们应该关注,应该了解、学习。
    其次,我说的不是政党文化不好,而是我们在这样的历史情境中,也应该为自己定位,不能盲从也不能偏激。起码你知道怎么解读出小说《红高粱》以及那些“革命斗争”“反腐倡廉”的电视剧的深层次模式,也算不错。
    最后,祝愿如残雪一样深深意识到我们的生存处境并虔诚探讨、奋笔疾书的思考者,能够写出发人深省的作品,获得超越政治意识形态的诺贝尔。
 
评论(21)┆引用┆阅读(329)┆圈子┆打印┆有奖举报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匿名] jeff

2006-10-16 21:16:59
这样长篇大套,估计没人敢坐这沙发,我来。
还是怕人抢了,坐下再说。
 

 
 
[匿名] jeff

2006-10-16 21:32:27
其实我也是做好长篇大套的打算,怕这会功夫别人抢了座去。
有关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多少有点关系的大概是前不久的高行健的《灵山》但是人家已经是法国籍,和赛珍珠的《大地》虽然写的中国事,但是她是个久居南京的美国人。
诺不诺贝尔有关系吗?我觉得无所谓。诺贝尔的东西我大都看不懂。
看过那个著名的《金光大道》的作者的很早的作品,很淳朴,很乡土,没有后来那么多“正气”,大概境遇能左右人吧。
只是觉得中国的环境相较之下有很大松动,可是应运而生的却是些不太入流的东西。用身体写作吗,是个创意,勇气可嘉,除此之外,了了而已。希望能有些好东西看。
btw说下我喜欢的作家活着作品苏童、刘恒、橡子、渡边淳一,陈忠实的《白鹿原》。
 

 
 
[匿名] lome

2006-10-16 21:37:58
苏童是个超级会讲故事渲染气氛的人,很喜欢,阴郁的像是毒品。
刘恒的幽默渗透着生活和世态炎凉,看着能笑的打冷战。
橡子的文章看的不多,但是像是我心里浪漫主义的象征。
渡边是我所能体会的日本文学的美,本人品味到此为止,大江、川端的书不能很能理解。村上的挺好看,但不大记得住。
《白鹿原》觉得有红楼的气势。
 

 
 
[匿名] chocolat

2006-10-16 22:46:29
Clemence写的沉重(一溜烟看过),Jeff评的仔细,顺便替我少了盲,对不起两位,偶就是一崇洋媚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再看我们大陆人写的当代作品,看不下去了.尽管苏童大名远洋,也不讨厌他,就是提不起精神看他们,反正看Jeff就行了(偷着乐吧)!
说道诺贝尔,看得不多,却有个印象,不是写变态的不正常的 . 虽然大家现在也拼命“妥判椿蚺淖诺缬埃还侵止亲永锏谋涮ǖ故敲挥卸裥牡母芯酰┡“秃孟裰泄姑坏侥浅潭龋悴缓媚奶熘沼谂“统晒α耍当炊南埠糜直淞耍曰故悄苄词裁淳托词裁矗鸪遄排当炊ィ耍
罗啉的哈里波特诺贝尔肯定没戏,可是就其影响力,嘿嘿,诺贝尔还是靠边吧...
就不是一正惊人,就胡说了去,其实就是一不懂,算了,就这吧!
 

 
 
Clemence

2006-10-16 23:07:13
不错不错,lome是好兄弟,把沙发板凳地板都占满了。
看的书很多呀。渡边淳一是《失乐园》那个吗,日本文学我只知道文学史上的那些大家,多多少少看过一点,其他就很少知道了。
《白鹿原》我还是醉心于那些淫荡的描写,嘿嘿~~
橡子出名吗,我也看到他的博客了
其他作家好像都在慢慢被边缘化,也是大趋势吧,不知道
现在谁不开口就喊70后、80后啊,哈哈
现在因为身份和所在的地方,已经不像大学那样知道的都是算得上“学院”文学的东西,现在看到听到的都是通俗文学、影视文学了

谈论诺贝尔其实也不在于中国要不要拿,而是还是值得关注一下的

正在写字的时候,chocolat就写好了。只有把我刚写得擦掉,写到这里。
国外的好东西其实更多,种类丰富也很通俗。还是觉得翻译经常不怎样,还没有lome平时翻译的好,哈哈,我也跟着你说他好话。
我也不懂,胡说八道,说实话我还真怕这篇被删掉,说得遮遮掩掩又不敢说过头最后就变成了同一句话的多次重复和语无伦次了~~
 

 
 
[匿名] chocolat

2006-10-16 23:59:59
不行了,快12点了,我得睡觉去了,可是不能不再说两句,看你的评论和回复其实比你的文章有趣生动得多,为什么不这样写呢,那样我就可以一直咧着嘴不用合上了,原来快乐就是这样找到的了.
我可没说Jeff翻译的好,都是他这类人翻的都是个人的味道,不能说不好看,滋味变了吗,所以偶以振不起来单薄的臂,揽下一摞原版书,哎,慢慢地看了.大约只有停掉博才看得完,现在再找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干吗擦掉,发两次吗,这样偶不有乐一次了...
 

 
 
深谷幽兰TONG

2006-10-17 00:41:09
长篇大论看的我头大.

还是更喜欢读贴近生活的作品, 不管它是否获得什么奖项.

看过渡边纯一的<化身>. 心理和情感表述都很细腻的作品.
 

 
 
独爱人山人海

2006-10-17 10:44:45
我是觉得中国的文学还没有被多数人所追捧,尤其是在生态文学上,说得严重点,有时连流派或许都还算不上.

有很多的当代作家,他们每日都会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生态危机,但是在他们的创作上去常常表现的是对生态的无计可施

好的作品越来越少,就包括我,真正报得上名的名作家其实没有几个.
 

 
 
深谷幽兰pp

2006-10-17 12:40:38
我觉得能真实反映一个大时代的现实生活特点,便是好作品。
无论是东方、西方,人类追求真善美的共性是相同的。好的作品是能打动人的,我觉得意识形态并不是决定作品好坏的关键!
 

 
 
[匿名] 此情不关风月

2006-10-17 16:50:54
当心被删啊,赶快到二房去备个份吧。
如果你感到不自由,恭喜你,离你“自己”近了一步。
只能隐晦地写写啊。否则......
说句实话,越不过去只能妥协。戴着镣铐跳舞,再美也成了凄惨。
可惜我们欣赏到的大多是阉割过的东西,精气神没了,筯骨皮还有什么看头儿呢?
其实我们的要求是什么呢?发自内心、符合人性的要求是什么呢?是饿了吃、困了睡、想说什么张嘴说出来,就知足了。
可是,有些话,有说的地方吗?
 

 
 
Clemence

2006-10-17 22:00:46
chocolat,确实委屈你了,以后争取写有趣一些,只是我表达能力和思维能力有限,慢慢吞吞说不清楚~~还是你写的比较简洁深中肯綮,向你学习^_^。叫jeff,我老想起张信哲,他的英文名就这个,感觉很异样~~

幽兰妈妈,我只看过《失乐园》,在火车上看的,有些变态,呵呵

独爱人山人海,文学好像就一直在被边缘化。我们看到的多半是通俗文学。能在艺术成就上和观众接受上都被接受的很少,和中国电影节获奖的电影很像。
作家认为我们欣赏水平低,我们认为作家写不出好东西。相互的不信任,不能出现好的东西。就像我们认为中国导演没有多少真正追求艺术,认为医生不可靠~~他们也会觉得我们小农意识见识浅不可理喻~~

幽兰pp,很同意你的观点。作品关键是写出共性,包括我们想说而没有说的东西

此情,虽然新浪进步了,你匿名也能出现全名了;不过将你此情更亲切,哈哈。希望不要被删掉,否则太没有言论自由了,而且我也是很客观的乱谈文学创作方面。
总之一句话,适者生存,看谁更愿意适应并积极投身其中,这是身在每一个时代的人的命运。或许在若干年前的人,他们更……呢,所以我们今天的生活还是有很大进步值得感谢了
 

 
 
芬芳

2006-10-17 22:35:41
很巧啊,我们同时在线.
摩托的诺贝尔文学奖随意联想这么洋洋洒洒的,要是静下心来联想就得数万言吧.
我最怕看长篇大论了,头都大了.哈哈
 

 
 
[匿名] 哼哼

2006-10-17 22:47:50
这方面你的认知完全将我覆盖,写的不错嘛:理论深入浅出,观点似有却无。本想说点什么可是无处下嘴,哼哼。

 

 
 

 
 
Clemence

2006-10-17 22:59:39
芬芳姐,就是因为当时是随意联想,所以写得我自己也不甚清楚。
今天上午抽空自己再读了一遍(哈哈,这么多字我自己也不愿意多看^_^),本想重新整理,但太麻烦没有时间,所以修改了个别句子。
最重要的是对昨天没有表述好的地方加进了很多“()”进行补充,弄到后面文章全是“()”,思维更乱了。
想想没有人会仔细看明白了,所以就当日记吧。

哼哼,好久不见。看你下次能发出什么笑声,为什么不露面呢~~
其实根本没有理论^_^,而你说的观点似有却无倒真的很准确,其实也没有一个统一全文的观点,只有几个想法和态度而已。
“本想说点什么可是无处下嘴”,也说的很好,一是我自己宏知识水平有限,二是我写之前没有完整的构思,三就是我也不敢说的太激烈,有些东西敏感,所以说到后来我只是在不断重复一些话语。

我现在再反思一下,其实我想真正表达的东西就是,通过诺贝尔来揭示我们当下的意识形态问题。
而和朋友的交流中,我可以在回复里面说到其他一些问题,可以展开我的感觉
 

 
 
Vivian

2006-10-18 00:52:25
写得真好!
为什么我们常常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同一个问题?但我没有你想得这么深刻入微,在这里见识到了专业水准啊!赞!

感觉现在中国的一些作家或者评论人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看重就像张艺谋、陈凯歌在看到了李安《卧虎藏龙》在好莱坞受宠,然后就努着劲甚至是迎合外国人口味大拍特拍古装片,包括现在的《夜宴》,而要频频冲击奥斯卡一样。奥斯卡就那么重要吗?诺贝尔文学奖就那么重要吗?

巴金没得,老舍没得……就那么需要西方世界的肯定吗?非要彻底征服点什么吗?
怕只怕为了赢得诺贝尔而偏离了自己写作、爱文学的初衷。一旦想要的东西在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之外,恐怕都很难修成正果吧。这是对贪心的惩罚,还是什么?

中国不是还有茅盾文学奖吗?平凡的世界、穆斯林的葬礼……不都是我喜欢的么。
而且你提到的政党教育对意识形态的灌输,对于一个国家它利于统治,同时它也束缚了自由。对于诺贝尔奖作品有些我确实“看不下去”,是没有耐心将它看完。可能是现在的体会还不能理解它的寓意。我忘了《百年孤独》是不是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好像是吧!高中的时候在图书馆借回来过,看了不到10页就放下了。后来也借过《铁皮鼓》,也没有看下去。可能中间也存在文化的差异。

太多的文学经典都没有得到过诺贝尔文学奖。clemence,和你一样,我喜欢余华,虽然只看过他的《活着》,平凡的再不能平凡的文字,却像烙在心上。把生命的坚韧似乎只是轻描淡写的勾画出来,告诉我们世世代代就是这么过来的。

不过,中国现在的现实也存在好作家越来越少的问题。就像clemence说的,“祝愿如残雪一样深深意识到我们的生存处境并虔诚探讨、奋笔疾书的思考者,能够写出发人深省的作品,获得超越政治意识形态的诺贝尔。”
 
 

 
 
Clemence

2006-10-18 13:37:18
Vivian写的真耐心。
我也喜欢那些从我们实际出发写出我们心声的文章。

这样说吧,从中国把儒家思想作为正统开始,我们的社会就出现了“出世”和“入世”的二元对立,文学作品也是这样。

中国好的作品往往是写“出世”的,为什么呢?
一方面可以写得深远,一方面不会触及禁区。

文学的“入世”意味着什么呢?就是积极干预我们的生活,以一种悲悯和主动的态度看待人生、社会、历史。
这在中国是缺少的,原因?
同样,一方面如果以符合执政党的医院来写就会显得有些教化;另一方面不合主流,可能就会惹来麻烦。

所以中国不是缺乏好作品,我们也不需要诺贝尔来证明我们的悠久文化,只是我们的文学在某一些方面是缺乏的,是不能触及的。
久而久之,我们真的变得不会了,真的不在乎了。
就好像《东京审判》,和国外那些反思作品比起来,就看出我们民族是没有反思能力和自省的民族,我们只注重眼前的利益,或者追求个人的安宁,有太多宁静志远的心态。

诺贝尔中我们看不懂的不算,但能看懂的,罗曼·罗兰,米兰·昆德拉,他们的人文关怀他们的思想力度是我们完全没有的。
即使有这么多文学奖又有什么用~~

最后,余华的中长篇,恰好就是国外喜欢,并认为余华有机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
 

 
 
[匿名] 鱼钺

2006-10-20 02:31:31

嘿嘿,很久没跟人讨论过文学了,虽然我也曾经将它摆在很崇高的地位!

以前我曾经专门找许多国内外的出名的小说来读,拼命地想理解其中的微言大义,想探究别人怎样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后来发现,这样读起书来很苦,对作品的理解也太受读过的评论的影响,无法忠于自己心里的真实感受。后来我也少读了,看书更多是随缘,而且随着年龄与经历的增长,看书反而能更多体悟。

说到诺贝尔文学奖,我觉得在近现代中国的许多作家的作品完全不比那些得奖的作品差,得奖就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了。反而在解放后没什么好作品,到当代好一点,但还不如当初新文化运动兴起后的作品。你说到文学与政治方面的关系,确实思想的自由有极大关系,但我想不通为什么苏联时期那边也有不少的好作品,可能还与文化的传统有关,中国的文人向来缺少忠实表达自我的传统,说什么写什么都遮遮掩掩的,很容易受到外部的影响。“五四”时期确实是最好的时期,一切到了非变不可的境地,是一个绝境的爆发!

当然我不求现在来给我们多大的变故引发我们的思想狂飙,稳定发展才是硬道理,其实现在的环境也越来越好,我们缺的只是虔诚的作家而已,可能就如你所说我们缺少对彼岸世界的理想追求。历史的每个时代都是真实的,每个时代的使命总赋予某些人,出色的作家也不会随我们过多的讨论而产生。其实我现在看的的东西,最讨厌无病呻吟和故作高深的东西,最喜欢有趣生动和忠实表达的东西!

还有,关于《红高粱》的政治隐喻和现实对比总觉得有点刻意的牵强,我分析作品不喜欢扯上意识形态,个人意见。

当代的国外文学少读,国内喜欢的作家倒有几个:余华,苏童,莫言,张炜,贾平凹等,哦,都是写小说的,其实我也只喜欢小说而已。差点忘了,张承志的文字挺有力量的,我觉得他是属于有终极理想追求的作家,虽然他的追求我们不一定认同。
 

 
 
Clemence

2006-10-20 12:12:51
是啊,以前看书的时候总认为它们很深刻,特别是看了一些书评后就会觉得好神圣,一定要好好学习理解。但其实自己看完后没有什么感觉,于是就慢慢丧失了信心,不愿意看那些介绍说的很玄的书。
当然和我自己理解力和从小的积累太少有关系。但是有些东西最重要的还是自己体会。特别当自己的同学工作以后参与这一行工作之后才知道,其实没有什么神圣的,大家都瞎掰嘛,哈。

要说中国的文学,其实和民族、历史是分不开的。现在说意识形态,说官方怎样,其实都只是历史的一个缩影;是中国这么多年来政治、文学、读书人、受众等等之间关系的一个当下具体体现。
我们现在的官方其实还是延续了千年来的“人治”传统,政教合一;民众的思维一样,民主不健全,明哲保身。
中国是有好的文学,从不同的评价角度,无奈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是绝对优秀的。所以我想说的问题也就不在于我们和别人作品的优劣。而是从这样不同的类型中去想想造成巨大差别的原因。
诺奖不是衡量文学作品优劣的唯一标准,但是从中能看出你说的遮遮掩掩。而且我想的话,是作家受到的压迫太多,没有国外民主和自由。而中国的文人又总是唯唯诺诺,缺少勇敢的精神。

苏联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他们在政治上和我们的发展有相似的阶段,但是他们在各种时期总有人敢喊出自己的声音。中国没有。
任何国家、任何政党,如果五年之内不犯任何错误,或者没有人指出它的方针政策有过失,那是绝对不正常的。
苏联在任何时期文人都是敢说话的,西方都这样,言论自由。而在中国会有顾忌会被查禁。
不管怎么说,我们和他们,文学是完全不一样的生存土壤。

在这样的政治局面和历史传统背景中,我们的文学作品是很聪明很现实的。
好的作品更多的都是“空灵”派,“桃源”派。没有勇气,当然更重要是没有土壤没有必要更没有意识去做更深层次的东西。
 

 
 
Clemence

2006-10-20 12:13:27
(既然写评论也有字数限制,续上)

至于《红高粱》,这个观点是学术观点,是黄子平说的。所以我们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接受或不接受。
而我觉得莫言、残雪好,就是他们把思考的问题放在了民族的根上,能够脱离政治。
《红高粱》写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我为了说明问题把意识形态放进来对比的。简单的说,按黄子平的观点,就是莫言在“寻根”,寻找我们民族生机勃勃的发展动力,我们为什么会能展到今天,我们的强大在哪里。
我想指出的就是他的思考把意识形态摈除了。只是我的表达不好,显得庸俗化和世俗化了。

而且我突然想到,中国很有意思。以前党员必须是工人农民阶级,现在不是放宽了吗?
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的壮大尤其是经济上的壮大,必须在国家的控制范围内,否则会有不安定因素。站在执政党的立场上这是无可厚非的做法。
同样,中国的文学也一样。一旦你出名了,你总想加入国家级别的组织,这样有安全感,起码生存上不会有衣食之忧。
同时国家也要拉拢人才。你一旦出名,它也希望你进入作协、文联之内,也便于它的控制。
说白了这样的关系就是古代的功名、入世的传统。

总之,一句话,中国作家独立性不如国外,经济、政治、人权、舆论……所造就,他们有更强的依附要求。所以写的东西会是这样,当然是说主流不是全部。
好比我是班主任,我让学生写周记,我也说自由,随便写,你说他们会写什么呢,他们肯定知道什么其实是不能写的。

余华,苏童,莫言,张炜,贾平凹都是名家,我也喜欢。我也看小说,诗歌只有海子、顾城等知道一些。
张承志《北方的河》很好。但是因为以前看报纸知道他在十年浩劫时期中的表现,就顿时对他丧失了好感。觉得他其实和传统读书人是一样的。真正有胆识的作家太少。
 

 
 
曲塞

2006-10-21 19:54:25
最近,工会活动,有看了一个电影,是南非的影片,叫《救赎》。主题是真爱生命。我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到影院看电影。看了这个电影,觉得挺有意思的。我觉得文学作品,应该深入描写人性的真实。把人性的美和丑,艺术的呈现给读者。至于,得不得世界性的大奖,也许不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