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南七的故事  

2007-06-06 00: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

(一)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傍晚六点半的时间里塞满了衣着时尚、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这是我多年来遇上的最糟糕的一班地铁。
    依旧单身的我无法融入他们的喜悦和暧昧之中;烦躁、孤独、自惭形秽,暴露在一个如此热闹的情景里,有一些时刻,我竟然感到了无地自容。
    我只能让已经略微发胖的身体紧贴车门,双眼漫无目标的陷入这座已经让我感到厌倦的城市的夜景,我曾经多少次骑着单车,也这样漫无目标的在琉璃灯下穿行过大半个城市,只为暂时逃开即将随夜幕降临的空虚。
    我在心里暗暗祈求赶快到达目的地——虹口体育场。我们有着相同的心愿,只是走在不同的路途中,而已。


    事实上我并没有预先买到BeeGees演唱会的门票。今天下午接到Vivian的电话,我提到了BeeGees要过来开演唱会的事情。Vivian很开心,说她从来没有到现场看过,希望我能帮她去听听BeeGees的声音。我没有思考,就直接答应了:“好,没问题。”


    在体育场门外等到晚上九点半,还是没有弄到一张以我这个学生的经济状况能承受得了的黄牛票。双手插进裤兜,我就这样一直站着。眼前飘过的是喧嚣拥挤的人群,耳边传来BeeGees一首首经典的老歌。开场是毫无悬念的《Night Fever》,紧接着就是《Massachusetts》《More Than A Woman》《New York Mining Desaster 1941》《Childhood Days》……
    随着音符的流淌,我回想起一些似乎很久远的往事;但也就是在与此同时,我将遗忘的东西会更多;我知道,有些事情在这特殊的时间里蓦然回首出现在我眼前,它们也必定从歌声结束的那一刻开始,永不再于时间之河里翻腾出丁点的浪花。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

 


(二)走在路上的拉拉
    拉拉:你的网名为什么叫南七?
    他:呵呵,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拉拉:再普通的名字也有它的含义。


    南七又点燃了一支香烟,是英国的Rothaans.两年前Vivian向他推荐的品牌。他想用最笨拙也最直接的提醒来打断这个话题。
    他:你还在听霍洛维茨演奏的舒柏特《降B大调奏鸣曲》?
    拉拉:有缺憾的演奏才能以这样独特的方式拨动人的心弦。
    他:嗯?
    拉拉:完美的音乐是通过各种不完美的聚集才表现出来的,这种法则给我鼓励;我希望自己今后的人生也能如此。
    他:你应该学会忘记一些事情。
    拉拉:比如像你忘记南七的含义。


    QQ上的朋友都问过他名字的来历,即便是这如此简单的两个字。也许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其实有些与众不同的魅力,在谈话的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让人对他的经历产生兴趣。
    关掉电脑,疲惫的身体摊倒在床上,想到自己已经工作了快两年,而对于未来仍然感到一片茫然。南七的双眼直盯着升上天花板的一个个烟圈。
    他在想,拉拉是一个勇敢坚强而有个性的女孩,她的所有不快的经历都将会成为今后人生路上的财富。曾经有人说过,我们每往前走一步其实都是幸运的,就像捡到了一块金砖,我们应该快乐、感恩;即使我们走不到最后的金山,但是我们一路上的所得已经让我们变得丰富。
    睡着之前,他想到了一部电影里的台词:“那一晚,我不断在心中反复祈祷,希望等待着拉拉的,是幸福的人生!”

 


(三)南七路上的Vivian
    “是啊,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名字还是南七。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割舍不下?”
    许多年以后,站在曾经的约定地点,南七是否还会想起自己被细雨淋湿的那个遥远的傍晚。


    Vivian是他大学时在网上认识的女孩儿。他们很投缘,喜欢在黄昏十分体味杜拉斯的故作苍老,喜欢在清晨醒来让The Beatles带自己进入那片能够使人们再次相逢的挪威森林,喜欢在孤单时让博尔赫斯诗意的飞刀痛快的刺穿自己冰冷的脊梁。
    在网络上,一切情感的暗流都以令人窒息的方式喷涌出来;你需要做的,是找到自己的同伴,找到那朵或许会在午夜盛放的彼岸花。


    他和Vivian约定好了见面的地点——合肥市南七路车站。然而,那天Vivian并没有出现。傍晚,天空飘起了细雨。


    Vivian依旧伫立在雨中,注视着每一个下车之后迎面走来的男子。
    他应该是脸庞有些瘦削的男孩儿,长发,眼神里有些做作但却看起来自然流露的忧郁,穿一件白色的体恤和一条洗得泛白的牛仔裤;白天他有自己规律的生活方式,只是夜里隐没的漂泊会在他的脸上写下一丝倦容。
    或许他已经早到了,正在某个角落里窥视着自己的举动。
    车站的路灯在傍晚时亮出黄晕的光芒,雨丝在照射下光彩夺目,地面的积水清晰的映出Vivian孤单的身影……


    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有一只多多洛出现,带她走进一辆龙猫车;还是如同GiGi和KEN,他们都来到了华师大的毛主席像前,只是彼此相隔了二十一年。
    她只是乘坐晚上十点的末班车回到了宿舍。


    事实上,这个世界不只有一条南七路,南七路上也不只有一个车站。就好像Iguazu瀑布不只是存在于世界的尽头。
    我们不是总能在恰当的时间、地点遇到自己希望遇到的人。荞麦壳说,娜娜在去往东京的火车上惊异的发现世上还有一个娜娜,那其实就是她自己的另一面,于是娜娜是幸运的;凯特没能在两年后见到亚历克斯,彼此就将成为了触不到的恋人;藤井树在中学时代狭路相逢了另一个藤井树,他们却是不幸的。

 

    他们只是错过了,但或许故事会有另外的结局。
    两个一模一样的音乐盒放在一起打开的时候,左边一个里面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莫敏儿,我爱你。”右边的一个,里面也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早就知道了”。
    Vivian用不着去解释什么,他的名字已经说明他懂得了一切。在彩虹的两端,或许能够听见同一条瀑布。

 


(四)被遗忘的爱情
    在等待演唱会门票降价其间,遇到了一个安徽老乡。他说他也没有买到票,他也是为他的女朋友来听BeeGees的演唱会;当然,我并不确定Vivian是怎么看待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的。
    他说自己的女朋友是一个漂亮的上海小姑娘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对不起,我应该去掉“上海”两个字,我相信他们的爱情其实和地域、和物质没有关系,起码我是一直这样看待爱情这个问题的。


    演唱会已经进行了一大半,我只好选择离开,为了搭上晚上十点的最后一班轻轨。车厢里空空荡荡,这是我多年来遇上的最冷清的地铁三号线。
    上完课的学生、在图书馆自修回来的学生,让夜晚的校园热闹起来;加上本来就在晚上无所事事的一波男生,也开始在女生寝室的各个角落躁动不安。
    好久没有于这样的时间里在校园出没,即便Vivian来上海看我的那些天。
    那些夜晚我们都只是坐在网吧打发光阴。从网吧走出来的那些清晨,Vivian的手竟是如此冰凉。至今我也不明白自己的无动于衷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或许只是我们都不懂得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吧,即使在空荡荡的内心需要彼此温暖的时间里。


    抽完了一包Rothaans,从网吧出来没有丝毫的困意。学校后门喧闹的街口在经历一天的新陈代谢后睡得十分安详。翻过铁门回到学校,河西食堂还没有飘出任何食物的清香,破旧的共青场上已经有人在锻炼身体。还记得刚到学校的时候,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那时是一觉醒来,现在是即将睡去。


    经过那条我从来没有仔细观赏过的丽娃河,在即将毕业离开它时,我才发现她的优美动人。

    教主说,“六月,阳光初露的早晨,在河堤前的情侣凳上躺下。她潺潺的流淌。微风中她摆动她的衣裳,河波荡涤着荷叶,莲蓬也有丝丝的颤动。荷香轻抚脸颊,让我生出些睡意。
    “那一片片树荫下,曾经有许多情侣相拥而坐。暖风吹来,一片树叶开始摇曳,继而飘落空中;它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的尘埃,缓缓而下,短暂的停留在男生抚摸过的女生的额头。它看见了女生眼里闪动的泪花;它听见了男生的回答,“我会永远爱你——”它微笑着缓缓的坠入地面,回到大地的怀抱。它曾经在这里目睹多少男男女女的誓言,看到过多少痴男怨女们的倾诉。那些懵懂青涩的爱情,穿越千年,一次次的上演,并将继续延续下去。如同那难以琢磨的月光宝盒,它将获得永恒。”


    快到上课时间了。管同学说:“有学生开始向文史楼走去,我们的老师走进教室,我们继续聊天;我们的笔记写满了一页,我们继续感慨;我们开始打瞌睡,我们继续聊天;我们用手机催老师下课,我们的末班车要到来;我们下课走出文史楼,我们纷纷挥手道别……我想匆匆的记下这一切,否则一觉醒来就将失去,然而我们遗忘的好像已经太多太多……”

    微风拨开我头顶的树叶,我感到阳光的刺眼。闭上眼睛,不再去想。

 


(五)告别薇安
    南七曾经在QQ上说到孤单,那是因为和Vivian不再相恋。至于原因,南七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他开始恍然若失,即使身在朋友中也常常心不在焉。其实他并不惆怅什么,只是一种淡淡的空洞。
    在游戏开始的那一刻,在同事的歌声和吵闹中,在提起筷子的一瞬间,在合上书的莫名感叹中,在熬着通宵赶完工作的困倦中,在山顶独自等日出的寒冷中,在阳光下草坪里的小睡中,甚至在节日里大家的欢呼声中,总觉得好像遗忘了生命中某个重要的东西。


    时间过去了两年。
    南七最后一次双击QQ里Vivian的头像:“感谢你让我心里有树,至少青春不算荒芜。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袒露自己的心情,做这件从前以为很忸怩的事情。并非过去没有勇气,只是我一直未意识到对你的思念不曾停止过,也一直不能坦然面对,哀伤着我的手注定牵不到最爱的人而拼命想要忘记。现在,终于找到内心的平静:其实,飞鸟和鱼即使不能同行,也是一场美丽的相遇。”


    敲击完这些字文字,南七昏沉沉的睡去。世界上的一切喧哗都和他不相干。睡梦中南七在忘记一切。

    电话铃不断的响起,南七木然的应答。是fish的声音。
    “我有两张Jacky Cheung的演唱会门票,愿意一起去?”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