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站台  

2007-06-05 23: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S.大一应聘中文系系报《银杏》记者时编的小说,应聘成功后,文字原稿便丢到了一旁,现已无法找到。只能重新回忆+窜改+背诵教主的优美散文,最终成了不真切的体会,甚至有了剽窃之嫌。也许属于曾经那个年代的故事,就应该放手让它离去,用力的追寻,效果只会适得其反,最终不免失望。正文如下:

 

    我是一个极情愿在孤独中咀嚼回忆的人。我并不宿命,但我却相信这一生,将与孤独为伴,走过浮华穿越荒芜;再由回忆,带我回到生命的起点。我一直用心等待。
    好友将她的新作《钢轨上的爱情》送给我作为纪念。多么有趣的名字。顺着爱情的钢轨,我又一次掉进了深不见底的回忆中。

(一)
    九月,是我离开南京的时候了。
    身体深陷在去往火车站的汽车座位里。望着黯淡天空飘洒的细雨,它本是如此柔美,却只在一瞬,消失于窗外撑伞的行人之中,隐没于一辆辆交错而过的汽车之后。我突然害怕远方的孤单,我不想去北京。


    我本来可以留在家乡。却因为那一时的冲动,决定了我必须走上站台。
    那天父亲看我的眼神如此冰凉,我的脊梁感到一阵寒冷。眼泪滑过脸颊,我暗暗发誓,我要离开。


    她曾和我约定,会一起去南京大学。但最终,她没有放弃要到大连海滨的梦想。当她在高考志愿表上写下“东北财经大学”时,一种失落和被欺骗感让我感到彻骨的孤独。——也许我们懵懂的感情还没有达到能左右她理智的程度。


    汽车上还坐着将和我一起去北京念书的同学,他就在我旁边。但我并没有因此好过一些。我和他从小学就是同学,高中时还是室友,我们的友情不用任何的见证。对我来说,考上同一所学校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味,只能算是缘分吧,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走过来,居然还是没分开;而想和她在一起,却又是这么困难。
    母亲坐在对面,一直凝视着我。我不敢抬眼,但却能看到她的眼神,对儿子远行的担忧。我后悔当初的冲动了。
    家里人为我准备的行李很多,从生活到学习,一件也没有落下。就连我在家从未碰过的针线也一并装起来了。
    课堂上老师曾经给我们念过一篇散文,《我的外婆》。里面讲到了守护天使的故事:母亲为自己的子女张开双臂的那一刻,她那双天使般的翅膀就再也收不回了,无论日晒风霜,一直到她自己死去;而当孩子们意识到该为母亲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为了另一些孩子的守护天使,我们的双手再也无法收回,去触摸一下母亲的霜鬓。于母亲,我无法偿还那分爱,我将永远欠她。只愿来生,我可以做她的天使。


(二)
    蒙蒙细雨中,我们到达了火车站。站台似乎永远象征着离别,由它延伸而出的钢轨,或直或曲的通向远方。列车满载离愁而去,当它不情愿的启动时,在钢轨上迸出的火花,曾灼痛多少离人的心;在它身体里,曾留下多少拥挤在人群中那些亲朋的眼泪。而今,它又将载上一个青春少年,去往烟波千里的异乡,空留一段思念凭添它的苍凉。


    她说要来送我,我会等她。即将分别的时候,我们相顾无言。眼神的对视,良久的沉默。


    我们的交往中,大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沉默。也许双方的性格使然吧。要不是高三的时候,我们巧合的在公寓的同一层楼租房,我们也不会了解对方。
    她成了我的邻居。早上总是睡过头的我,经常要麻烦她来我窗口叫醒我。她喜欢在窗户上敲三下,听到里面有了动静,便回房收拾好一切;回头我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再一起上学去。很像小学生的友谊,不是吗。
    我总是走在她身后,保持半米左右的距离。一开始只是因为不好意思像小学生一样和她走在一起;后来我喜欢走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享受这种朦胧的感觉,似乎时间可以延伸到无限。直到她选择去大连的那一刻,我才忽然意识到,这个背影终将离我而去,消失于海滨城市络绎的人群里,再也寻她不着。
    而很多年来,我无数次在回忆里搜寻那个瘦小却坚强的背影。假如我也去了大连,假如当时我们按照彼此的约定留在南京。假如……那我听到《十年》时还会这样感伤吗?
    身边的女友喜欢依偎在我怀里,喜欢听我讲以前的故事,可是这个故事她却永远不会知道。我转过头看着她清澈明净的眼神,似乎有一些愧疚感。我很感谢她在我处在人生低谷时给我的帮助。娟,你放心,无论以后我们会怎样,我的心中会留有一片空地,那是永远属于你的记忆;即便周围荒芜斑驳,关于你的一切,还是会自然的生长凋零。

(三)
    火车缓缓向前行驶,她只是站在窗外默默的看着我。她没有像电影里面经常出现的那样,奔跑着追赶火车,向我挥手告别;也没有为这站台增添一滴微不足道的眼泪,也许她从来就不曾这样想过。
    在火车站,我们才生平第一次握手,第一次用肢体接触到对方。现在回想起来,在我脑海里盘桓多年的青涩的回忆,甚至连朦胧的爱情也算不上。
    这也算作了我们的道别,没有想象中那么感伤,多少让人失望。其实,人生的分别哪会有这么容易,我们相隔才一条钢轨的距离。我只不过带着一颗负气的孤独的心去流亡,不过一厢情愿的为站台续写了一段沉默的悲凉。


(四)
    刚来到北京的一段时间里,我很快适应了这座城市的老朽和阴沉。茕茕孑立于图书馆和自修教室之中,一个人行走于那条死水河畔。月光穿透婆娑的橡树,洒在我刚刚铺开的信纸上。又一次感到那种彻骨的孤独,思绪也会随之伸向很冥远的地方。


    同样是皎洁的月光,但在南京的夜晚,月下却弥漫我和她曾经的过往。
    她并不漂亮,但却是散发着诗情的女孩儿。喜欢读书,喜欢歌唱。许多次放学的时候,她会哼唱谢雨欣的歌曲。那真是我处境的写照:“谁在等你,你在等着谁?谁在爱你,你在爱着谁?”
    她会偶尔谈起那些日本留学生的生活。她说自己想出国,但没有姐姐那样的本领,她只能尽力做能够做到的事情。女生都是很实际的,但女生也常常会耽于一些瑰丽的幻想。也许这就是她们的可爱之处吧。
    沉默中,她突然说《爱,是不能忘记的》写得多好。我们会面面相觑,场面尴尬。
    她会和我讨论为什么那些留学生会在异国他乡满含眼泪的高唱帕瓦罗蒂《我的太阳》。我喜欢这首歌,在我看来,它在歌唱爱情,也在歌唱理想。


    上完晚自习课,在回公寓的路上,她喜欢顺道去超市买一些零食。晚上挑灯夜战时,可以充当军粮。她拒绝我和她一起进去,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我只能自己猜测一二,没有问过她。于是我习惯了在门口等她,她出来时我还得投以灿烂的一笑。
    后来在她的来信中也提到此事。她说很抱歉以前老让我等她,还好以后不会了。是啊,以后不会了。对于一个已经习惯于某种等待的人来说,没有等待,也就没有了关于它的希望。她还说寒假会在站台等我回去。记忆中确实有那么一次,不过她身边还有别人。
    曾经我想,如果没有了等待,我还想去一次站台,满怀希望的看一列列火车到来又离开。我在等我自己,在钢轨上,不是爱上她,是爱上了自己的爱情。


(五)
    秦淮河水汩汩流淌,不论是秦淮八艳,还是王谢堂前,都记载着它曾经的繁华。喧闹的人群中,秦淮河流得低沉沧桑。


    学校的那条河流,我几乎没有仔细观赏过她。在即将离别时,我才发现她的优美动人。六月,阳光明媚的下午,我躺在河堤的树荫下。她潺潺的流淌。微风中她摆动她的衣裳,河波荡涤着荷叶,莲蓬也有丝丝的颤动。荷香轻抚脸颊,让我生出些睡意。
    另一片树荫下,一对情侣正相拥而坐。暖风吹来,一片树叶开始摇曳,继而飘落于空中;它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的尘埃,缓缓而下,短暂的停留在男生抚摸过的女生的额头。它看见了女生眼里闪动的泪花;它听见了男生的回答,“我会永远爱你——”它微笑着缓缓的坠入地面,回到大地的怀抱。它曾经在这里目睹多少男男女女的誓言,看到过多少痴男怨女们的倾诉。那些懵懂青涩的爱情,穿越千年,一次次的上演,并将继续延续下去。如同那难以琢磨的月光宝盒,它将会永恒。
    微风拨开我头顶的树叶,我感到阳光的刺眼。闭上眼睛,不再去想。


    第一次来到北京的海边时,大海的磅礴震撼着我。海浪拍击礁石,那是多么富有生命力的声响。她让我感到自己的渺小,大海也用她的博大包容着我。海面上,海鸥也在吟哦着,或者说在喊叫着。它们不屈,它们飞翔。消失于海平线之后,又从大海的平面中腾空而出,一种震慑人心的立体的质感。
    我曾经想,如果有一天我眼睛瞎了,我也会到这里来,让它陪着我,让大海接纳我。


    秦淮河水幽咽的流着。它虽少了些汤汤气势,少了些浪漫隽永,多了些浮华聒噪。它却让我感到安全,有了心灵的归宿感。
    也许,我注定是要回来的。生命就像一个轮回,注定还是会回到起点。在这里捡拾曾经散落的回忆。


(六)
    她已经留在那座海滨城市,做了一名中学老师。
    我今年又到了北京,看望以前的同学和老师。娟不愿意见我,我能理解。我会珍藏曾经的回忆,不会再一次让任何人伤心,包括我自己。


    我一个人来到了火车站,兑现以前许下的诺言。不过是想回味片刻南京驶来的列车又一次带来当初离别的感伤,不过是想让开往大连的列车给她带去我的祝福。
    在人头攒动的站台,不仅看见好多人在挥泪作别;也看见好多人在焦急的等待,好多人因相聚喜极而泣。是的,站台并不仅意味着离别,它会带给人们等待中复杂而激动的心情,也会为人们带来重逢的欢乐。
    走出站台时,我不知道是哭了还是笑了,但我从心里感到快乐。开往大连的列车,你能带给她我的思绪吗?告诉她不用再愧疚,我不会再为她等待。虽然仍然孤独,虽然仍然徘徊于现实和回忆之中。但我会沿着钢轨,走上我自己的旅程。


评论(6)┆引用┆阅读(251)┆圈子┆编辑┆打印┆有奖举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