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晴雯  

2007-06-11 17: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晴雯 - Clemence - 光阴的故事    小时候第一次看到电视里演《红楼梦》时,我问二姨,里面哪些是好人哪些是坏人。二姨说里面没有坏人都是好人。我感到不可理解,一个故事里怎么能够没有坏人呢。我想这就是小孩子的思维特征吧,和从小受到的教化有关系。家长讲故事老师说道理自己看动画,似乎都有一个二元对立的模式,就像《西游记》《水浒传》那样。如果没有记错,那天电视里面刚好演到贾宝玉一脚踹伤了袭人,袭人夜里咳嗽,贾宝玉担惊受怕懊悔不已。
    但是小时候看这部电视剧,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晴雯被撵出贾府卧病在床,贾宝玉含泪探望那一段。晴雯奄奄一息,把指甲和旧红绫袄给贾宝玉当作临别信物;所谓信物,也只是相信来生吧。之后晴雯掩面而泣,让人感到辛酸。
    今天北京电视台播放《红楼梦》,又演到了这一出。一下子我就记起那时候看红楼梦的感觉。有些东西平日里想不起不代表忘记,只要稍稍一提醒它就重新变得鲜活。
    为此,我又把《红楼梦》小说的这一出读了一遍。读起来越发感到凄凉。摘录如下段落:
 
    宝玉命那婆子在院门瞭哨,他独自掀起草帘进来,一眼就看见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幸而衾褥还是旧日铺的。心内不知自己怎么才好,因上来含泪伸手轻轻拉他,悄唤两声。当下晴雯又因着了风,又受了他哥嫂的歹话,病上加病,嗽了一日,才朦胧睡了。忽闻有人唤他,强展星眸,一见是宝玉,又惊又喜,又悲又痛,忙一把死攥住他的手。哽咽了半日,方说出半句话来:“我只当不得见你了。”接着便嗽个不住。宝玉也只有哽咽之分。晴雯道:“阿弥陀佛,你来的好,且把那茶倒半碗我喝。渴了这半日,叫半个人也叫不着。”宝玉听说,忙拭泪问:“茶在那里?”晴雯道:“那炉台上就是。”宝玉看时,虽有个黑沙吊子,却不象个茶壶。只得桌上去拿了一个碗,也甚大甚粗,不象个茶碗,未到手内,先就闻得油膻之气。宝玉只得拿了来,先拿些水洗了两次,复又用水汕过,方提起沙壶斟了半碗。看时,绛红的,也太不成茶。晴雯扶枕道:“快给我喝一口罢!这就是茶了。那里比得咱们的茶!”宝玉听说,先自己尝了一尝,并无清香,且无茶味,只一味苦涩,略有茶意而已。尝毕,方递与晴雯。只见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一气都灌下去了。宝玉心下暗道:“往常那样好茶,他尚有不如意之处;今日这样。看来,可知古人说的‘饱饫烹宰,饥餍糟糠’,又道是‘饭饱弄粥’,可见都不错了。”一面想,一面流泪问道:“你有什么说的,趁着没人告诉我。”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说毕又哭。宝玉拉着他的手,只觉瘦如枯柴,腕上犹戴着四个银镯,因泣道:“且卸下这个来,等好了再戴上罢。”因与他卸下来,塞在枕下。又说:“可惜这两个指甲,好容易长了二寸长,这一病好了,又损好些。”晴雯拭泪,就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宝玉听说,忙宽衣换上,藏了指甲。晴雯又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
    ……
    宝玉听说,才放下心来,方起身整衣央道:“好姐姐,你千万照看他两天。我如今去了。”说毕出来,又告诉晴雯。二人自是依依不舍,也少不得一别。晴雯知宝玉难行,遂用被蒙头,总不理他,宝玉方出来。……
 
    贾宝玉当晴雯真是去做了芙蓉花神,在月下为她杜撰了芙蓉诔。林妹妹认为很好的一句是“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不过又说前两句有些滥俗,改为“茜纱窗下,公子多情”更好。经过几番折腾,宝玉最后想到了“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后立即联想到自己,于是忡然变色,心中涌出无限狐疑乱拟。
    唉,林妹妹确是多心之人。把“好好的”悼念的气氛给破坏了。读者或观众也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晴雯转向了黛玉。
    总之,《红楼梦》的这些故事,绕了个弯、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林妹妹这个中心人物上。而晴雯的死,不过成了宝黛悲剧的一个渲染意境般的陪衬。
    晴雯纵然是个过客,却已让我哀婉叹息。
    (2007.6.11)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