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桃花继续say·傻子才不悲伤  

2007-12-05 14: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着受气的人,就只配坐面包车,而不是面包树。
    窗外落着稀疏的雨,天色灰暗。车内,司机和乘客在谈论给死人烧纸钱的习俗。
    只十分钟的车程,我们便冷眼扫过了两家临时搭建起的灵篷。
    年末,总是阴曹地府招揽生意的旺季。许多熬不过严冬的老人,不得不赶去消费。生者买单,活人赚钱。有人会因此松一口气,有人会伤痛欲绝。
    身边坐着日渐衰老的外婆,心里想着去世已久的外公。
    这个时候如果没有烟,是很难将剧情推衍下去的。那就来一支吧。
 
    好几次,竟有了放声大哭的冲动。但我不敢,没有资格。
    我也知道父母为什么不哭,不是他们麻木,不是他们不难过,是他们没有资格。
    小孩子可以哭,因为他们说,长大后要让你们幸福生活。
    现在我们长大了,且老了。我们没有实现承诺。除了不哭,还能做什么。
 
    好久没有这么早起过床了。
    那天清晨,也是这么早,在排队去看艺术展的人群里认识了艺术系女生James,后来我们结成了半吊子同盟。
    更早一次的清晨,听到了《电台情歌》,看到了昏晕的霓虹。知道了她也喜欢住在十二楼的莫文蔚。那是和白羊座女生拥有的第一次默契。
    学文科的男生,和文科女生更容易交流,和理科男生更容易成为朋友。这是我多年来的经验。当然,辉哥等人除外。
    南七也除外。但遗憾的是他已经不认得我了。也许是我变得越来越笨的缘故吧,他不曾想过我就是那个为他杜撰出“南七的故事”的Clemence.
 
    南七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他在沙滩上看到了那双也许能让他记住一辈子的浅粉色塑料凉鞋。阳光里向他微笑的女孩儿,终于在多年后成为了他的女朋友。
    南七有一个伤感的故事:他和Vivian约好要在南七路的车站见面,他们却错过了,因为南七路上有两个不同的站口。拉拉总是取笑他,说我要开始听《弄错的车站》了哈。
 
    是的,拉拉不会不认得我。拉拉重新开始写小说了,也继续为电视里的城市小资角色配台词。只是一想到她以前写过的《东邪西毒》之“桃花”,脑海里就会立刻浮现出谢雨欣和吕轻侯相拥合唱“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的谐趣画面。实际上,“桃花”不是用来搞笑的。
    桃花SAY:不爱照镜子的女人只有两种。一是自卑,二是不在乎容貌。那么,爱照镜子的女人就是要么自信要么在意自己的相貌了。可她们潜意识里又希望男人不要只爱上她的外表。所以从一开始,她们的内心就变得很坦白,全部展露出来。爱照镜子的女人们,是不会在她喜欢的人面前不停照镜子的,她不想那个男人以为她很在意外表,不想让他看轻自己。
    桃花SAY:原来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地、那样地爱她。我对此也很失望。
    桃花SAY:知道吗?我不想忘记你。我用了最特别的方式让自己永远记得你。我把你的名字文在了背上。我想,以后在一起的男人总会忍不住好奇问,那是谁?那时,我就会想到你了。
    桃花SAY:我是个多变的人,通常还很注意细节。所以我知道大部分女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她们属于哪一类。所以,我不喜欢和女人交往,把爱情看得比友情重要。可就是因为那样,在不经意之间,朋友关系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了。原来不在意的东西可以变成迷失爱情后的安慰。
    桃花SAY:我昨天说讨厌下雨,今天说喜欢下雨,你说我很矛盾。那只是你没有耐心去了解我。
    桃花SAY:以前有个男人对我说:我有钱,你跟我吧。可现在遇见的男人通常只说其中的半句。
    桃花SAY:漂亮的朋友是用来虚荣的。如果你发现我周围有个奇貌不扬的朋友,而且是异性。那你要知道他在我心中的位置不会亚于我和你的关系。
    桃花SAY:我居无定所,老是搬家。电话号码老是换,自己也记不清了。我不会记在自己的手机里,我会告诉别人。然后有天,我问他“我家电话号码多少,告诉我。”他再告诉我。我喜欢做那样无聊的事情。
    桃花SAY:不缺男人。也不缺爱情。我只是不想冬天很冷很冷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家,靠香烟的温度来取暖。很奇怪的,忽然想到了一个片段。〈春光乍泄〉里,张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吧。”我没有可以重新开始的人。只有开始的人。
 
    桃花继续SAY: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去写她不爱的男人。
    而男人,却会写很多自己不爱的女人。
    亦舒SAY: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玄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裳,买过什么珠宝,因她没有自卑感。
    而男人,无所谓自卑感,只有虚荣心。
 
    今天只是例行的体检,我完全可以不去医院,而自己专心做自己的事情的。我不是担心外婆,而是想逃避自己现在的生活,也许医院,是一个好去处,也是一个正当的理由。
    小寄SAY:你怕做得不好辜负了别人和自己
             你怕你担不起辜负二字
             你关心胖瘦,关心胃
             你还不知道能不能等来一个什么人
             你要应付一切
             生命之外的东西
             你觉得不要好、不熟练,一切都不知道会怎样
             可是还会半夜醒来害怕失去什么
 
             于是你想回到病房
             那里很简单
             很盛大
 
    医生、护士的态度实在太友善,比在上海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有几个刹那,我真想从此就把家安在医院。后来我才想到,我没有足够多的钱去消费。
    和一个漂亮的实习护士微笑道别。我沮丧极了。
 
    活着受气的人,就只配坐面包车,而不是面包树。
    坐在回家的车上,接到弟弟的电话,问我该怎么解决他工作上的麻烦事。
    我只用了两分钟便帮他想办法搞定一切。而我自己的麻烦事,用了两年,还没能解决。
 
    为了让自己不再第三次发同样的牢骚,我决定不坐面包车了,我要坐大吧。
    移动电视上在说吃团年饭提前订桌席的新闻。那些饭菜好看得让人心驰神往。
    而我们家还是很传统很贫穷的,每年都是一大家人聚在长辈那里团圆。
    外公去的早,家人早已经习惯忽略不计。外婆的身体其实还好。婆婆却已经没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
    一个都不能少的团圆年,还能有几次。
 
    (2007.12.5)
 
    这个视频出现在这里,比我混乱的思绪更加不伦不类。事实上,我就是喜欢里面的歌词而已啦。

 

 

 

 

 

傻子才不悲伤
 
    啦啦啦啦啦,唷唷唷,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整天都没事情做,这的确挺爽的。我一大晚上早早的跑来更新布拉格,心里琢磨着周末没有夜生活是多么美好啊。(回声:多么美好啊——美好啊——好啊)
    在说重点之前,我要先写几段长长的序言。这是鄙人让比较没有耐心的小朋友们提前放弃鉴赏旷世佳作的惯用伎俩。
 
    昨天还和依依同学聊到自己做饭、风亦足食的事情,今天我就实践了。和依依同学的谈话我是真记在心上了啊,依依同学记得下次要表扬我。
    结果捏,我把锑锅烧焦球啦,于是就真喝了西北风,风亦足食。朕也情不自禁地吟道:寒风因时来,发飚开我襟。幸好还有热腾腾的方便面从来对我不离不弃,让我的胃和我的人在最孤单无助的时候能够与之拥抱交流以及取暖,真是非常特别以及尤其感动。
    为啥会烧焦并且后面还有个球捏?不仅因为这是我们带粗口的方言,也是因为我当时正在看牛BA,谁叫姚明不争气捏,所以我太投入了,以至于除视觉和听觉之外浑然不觉,嗅觉惊觉之时无奈锅已成球。
    今天更新布拉格捏,我要写“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有噱头哦。先写我记忆中的一个傻子,再写我们敬爱的呢喃同学,还有刚认识的依依同学,最后写东方小姐拉拉。
    序言到此完毕。
 
(一)阿福死了
    我小时候生活在道角,一个落破的迪吧喀(福建话),但这里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因此孕育出了许多罕见的奇才。比如当时大孩子们口封的“四大天王”:老师傅、望天霸、黑三和阿福。请用重庆话念出他们那玉树临风可歌可泣大气十足的小绰号。
    他们其实是四个傻子,用我们的话说,是四个哈板儿。所以,请你们相信,我其实是用最沉痛的心情在开这些我自己也觉得没有笑料的拙劣的玩笑。米兰·困德拉说世界要玩笑,于是有了玩笑。
    老师傅从捡破烂的游民跃身变成了一位擦皮鞋的熟练工;且随着物价飞涨,堂而皇之地打出了“帝国擦皮鞋”的劲霸招牌。劲霸擦皮鞋,差一点入选中国卢浮宫的巴黎擦皮鞋。劲霸擦皮鞋,擦一只,收钱只收一块半。
    那天下午的遛狗,使得我再次邂逅了帅气十足的望天霸。许多年后,面对望天霸,劲哥哥将会回想起他燕姐姐带他去买冰糖葫芦的那个遥远的上午。那时候望天霸还很年轻,雄姿英发,只是因为骨骼奇特,脑袋始终像向日葵一样朝着天上,遂得名。他斜一只眼,冲我憨憨地笑着。忧伤的劲哥哥在心里说,哈板儿都老了。
    黑三身体强健,问题出在脑袋。但他受不了小孩子们叫他哈板儿,他会歇斯底里地向我们发起攻击,当然,这都是无知的我们自找的。有一次我被他逼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我怕极了,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是读小学四年级了。幸好,张忱同学的妈妈及时赶到,否则我也不知道接下去会怎么收场。我因此怕了他很多年。等我强壮起来想要报仇的时候,他不见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没有人管他。
 
    今天需要重点感慨的,其实是阿福。他身上有很多传说。比如有人说他有羊颠疯,发病的时候会像羊一样到处乱跑,撞到谁谁就会被传染;于是我头脑中勾勒出一幅大草原上一群绵阳快速蠕动的画面,以及那些中了格格巫剧毒之后像僵尸一样跳跃行走的蓝精灵们。后来见到了,他确实有羊颠疯,但发病的模样和我们听说的有一点差别,不太像羊。
    还有人说他能吐出七种颜色的口水,吐你一下,你也会变成阿福。那天我和陈勇俊同学,胸腔真像铁皮鼓一样发出金属刮擦般刺耳的嘲笑声。阿福忍无可忍,一边追赶我们,一边向我们吐口水。我是运动健将啊,躲过了;陈勇俊不幸中招。我当时心里蛮复杂的,既害怕又期待。害怕陈勇”涑砂⒏#财诖涑砂⒏!R藕兜氖撬挥斜涑砂⒏!J澜缟现挥幸桓龌嵬鲁鲆豢诹骼呱谒陌⒏!H缤厍蛏现焕戳艘桓鲆槐咛咔蛞槐哂泄壑诓欢咸嵝阉淞硕涞耐庑侨恕
    后来阿福死了。我问妈妈,阿福是怎么死的。她说他本来身体就有一种怪病,至于是什么病,不知道。也许是得羊颠疯,跑起来把自己累死了吧。
    有些难过啊。一个叫他“阿福”,他不会向你回应“欧吧”的哈板儿死了。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看这部电影啊,不然叫他“咕噜木”,他也许就懂得了,即便回答一句“欧巴桑”也好啊。
    下午四点关闭的湘南海岸,只有阿福和欧巴桑没有穿比基尼。
 
(二)呢喃老师
    昨天圈汀同学给我看了一位美女的照片。我说长得有点像呢喃啊,特别是那张圆圆的脸盘子。
    圈汀同学生气了。说因为劲哥哥以前喜欢过呢喃,所以觉得很多女孩子都像她。
    我不得不解释说,那是小时候不懂事的事情了。我当时还小,只看到了她的一方面。后来才发现她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现在我希望能一直和她做好朋友,我对朋友都很容忍的,所以我不会介意她现在比较奇怪的一面。
 
    事实上在很多人看来,我才是一个奇怪的人啊。但是,如果你们想和我做长久的朋友的话,我也希望你们能容忍我的各种缺点。不然,狮子座的我也有负气而决绝的一面啊。
 
    为什么要把呢喃老师放在阿福后面写呢,不是因为呢喃也是哈板儿,当然呢喃也不是阿福。为什么要解释呢,不解释别人才不会误会啊。可是我就是喜欢故意说让人感到无聊而且是很废很废的废话。有意见吗。
    我倒是希望自己是个哈板儿。说傻子才悲伤,其实错了。傻子才不悲伤呢。
 
(三)依依同学
    说依依同学,要同时说到Vivian,都是通过博客认识的异性好友,中间相隔近两年。为什么会认识她们呢?因为刚好碰上了我心绪的两次动荡。一次是失业,一次是失恋。失业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失恋有点勉强,租房的几个月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Vivian,是我当年辞职之后内心空虚时认识的,我不想和同学朋友说话,于是找一个“陌生人”发泄情绪。依依,是我感情受挫内心空虚时认识的,我想和同学朋友说话,也想找一个“陌生人”倾吐心情。
    因为异性相吸嘛,虽然我并没有不切实际的非分之想,但是对异性总会有些生物性的潜意识存在吧,是一种乐而不淫的思想。用弗洛伊德的理论就很好解释了。对吗,依依同学。你能理解的。
    Vivian和依依都是很有学识也很大度的女子,我和她们都成为了好朋友。也希望我们能长久的成为好朋友。依依,你能看到的。Vivian,我也想祝你工作顺利。
 
(四)东方小姐
    拉拉终于回来了。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真希望她阳光的心情能保持更长一点的时间。
    拉拉开始写小说了。写得很棒。拉拉绝对是电影圈内最好的作家,呵呵。
    拉拉好有勇气,能够为爱停留,也愿意为爱出走。
    拉拉出走,寻找自己的男朋友。拉拉再次出走,让男朋友更爱她。哈哈哈哈,这不是事实。拉拉是为了让自己更爱她的男朋友。
    亲爱的拉拉同学,真的很想你啊。总是想你想得想睡觉,所以我又胖了,你要负责啊。
 
    以上。就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啦。你被耍啦。
    只可惜这个男人,阿福,死了。呢喃同学,我们都变了,可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对吗。依依,虽然结过婚的人不能做伴娘,不过N年后我会邀请你做客的。
    傻子才不悲伤捏,可是傻子死了之后会不会悲伤捏。要是傻子不傻了,那该多倒霉呀。那么全世界都要听朴树的歌啦,因为他说傻子才悲伤。我们是不会悲伤的,其实是说没有功夫因而忘记了该怎么去悲伤吧。
 
    (2007.12.2)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