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头和她的矮丈夫

不要忘记,那些灿烂过的痕迹

 
 
 

日志

 
 

再也回不去了  

2007-11-25 14: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来第二次梦见了我“可敬”的李力老师,呵呵,其实是当年和我一起进巴蜀的同事,我们的关系算是特别好。只是我们都以为,以老师相称显得更加自然,所以就化客套为亲密了。
 
    今天写博客不是为了怀旧,也不是要煽情;我会对过去三年只字不提,只想对以前无病呻吟的行径做一个告别。
    要知道我现在坐在电脑前面打字——延续这种我已经有些厌倦了的生活习惯,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那就借一段话来表达吧。
 
    还是阿贝说得漂亮:“从前乐此不疲于在回忆里绕圈写日志的习惯终于要打破。平常日子过得苍白无力,当然只有靠回忆聊以自慰,所谓的精彩,只是臆想出来,藏匿在声光画映里,其实是种无奈。而当日子真正动荡,兵荒马乱,人仰马翻之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每一个细节流转。唯一清楚的知道一件事,从此再也回不去,那些单纯的怀恋蓝色大门的美好年代。站在时间的切割线外,和过往的自己say goodbye.”
 
    我现在的生活当然谈不上充实,更说不上兵荒马乱。但有了生存压力之后,许多虚张的情绪就会自然收敛。再也回不去了,那些散漫疏松的岁月。
 
    我是典型的青春期比较长的人,或者说是晚熟的、后知后觉的人。当时间伴随着人事浸过同龄人脚丫时,唯独我毫无察觉,告别之后才重新体验到了它们的滋味。于是心有不甘、频频回首,想要倒带重来。在懵懂和成熟之间,将成长期无限拉长,成为了青春病患者;拥有了“婴儿化的青春”,蜷缩于属于80后的“果冻时代”,尽管我们毫无“追忆似水年华”的资本。
 
    现在,生活中有了新的目标,我不得不从果冻里破塑料薄膜而出了。有点紧张有点不安,更多的却是迫不及待。繁忙的时候想要松弛,松弛下来却又感到空虚;唯有忙碌,才有一种真实的存在感。这是异化的、俗世的真理。
    曼桢说:“世钧,我们回不去了。”
    阿哲也唱:“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
    是该和过去告别了。虽然从秋天拖到了冬天,不过总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我欣然接受。
    祝我好运吧。
    虽然从回忆里抽身,Clemence仍在这里。
 
    第一次梦见李老师,是她刚出版一本诗集。她走过了万水千山,用沿途见闻书写她的才华横溢。
    第二次梦见李老师,是她耐心地帮我们辅导研究生专业课考试题。还是那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只是时隔两年后,她说的话,我再也没法听懂一句:)
 
    (2007.11.25)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